游戏快报

游戏圈值得入行吗?

游戏圈值得入行吗?

“赤裸裸的逐利意识,简单粗暴毫无美感的圈钱”这句话太大了,几乎可以套用在大部分行业,除了教育科研等少数精神高于物质的领域。

游戏行业之所以越发热闹,还不是因为钱多。2000年以前,单机只能卖一百套,策划工资五百块的时候,怎么没人来进?既然是来赚钱的,自然各有各的赚法,有只认钱的,也有相信好东西有人买单的。基本上你遇到什么领导,遇到什么同事,决定了你周围的价值观。

操守这事情,完全发于内心。小时候人通常都被灌输各种道德故事,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摘梨的一个。说的是许衡一日外出,因天气炎热,口渴难忍,路边正好有一棵梨树,行人纷纷前去摘梨,唯独许衡不为所动。“何不摘梨以解渴?”有人问他。许衡回答:“不是自己的梨,岂能乱摘?”那人笑他迂腐:“世道这样乱,管他是谁的梨。”许衡正色道:“梨虽无主,而在我心中有主。” 这个故事倒罢了,长大了看了很多读者文摘,类似“公爵现在有的是,将来也有的是,而贝多芬只有一个。”这种小段子更是看了不计其数。等到有一天,忽然发现即使你这么做了,你也不一定是贝多芬,可能是傻缺,于是就变成了“公爵不太多,傻缺千千万。”

谁越高尚,谁就过得越沉重。所以,千万不要轻易评判别人。当一个人赤裸裸圈钱的时候,你并不一定知道他的真实动机。比尔盖茨圈钱的时候赤裸裸得很,但不妨碍他为世界做出了无比大的贡献。

公允的说,“简单粗暴毫无美感”倒是轮不到手游,当推社交游戏。如果说别的平台山寨占50%,当初的社交平台占大概95%,而且是直接拷贝别人产品的代码和资源立马上线的做法。也许刚接触会嗔目结舌,但接触久了就会发现这是家常便饭,甚至是成功秘诀。有无数公司妄图以山寨取胜,最终都输给了别人更快的乾坤大挪移。如果这算原罪的话,现在很多有头脸的公司都逃不了。但这完全是坏事么?他们至少是打破游戏行业固有思维泥潭的人。关于知识产权的问题,那是另外的大话题,不属于个人。猥琐的活着和悲壮的死去,如何选择,这是个哲学问题。

对于年纪稍微大一些已经成家立业或是有小孩的人,我会劝他们不要轻易的放弃原本的工作转进游戏这行。一来游戏这行的待遇相较於其他行业其实不算是很好,特别是没有经验的新人薪水通常不会太高。我很多以前的同事度说他买房的溢价远超过打工多年。二来这些想进入游戏行业的人可能只是因为自己喜欢玩游戏,不了解玩游戏和做游戏间的差异。像是这样的状况,放弃原本的工作转到游戏这行,最后的下场通常都不好。

很多没有经验的人进入游戏行业时会说“我愿意学习”,不过现实的状况是游戏公司和大多数的企业一样,是以赚钱为主要目的,任何一家公司愿意给新人学习的时间都是有限的。毕竟公司不是学校,是有付薪水给员工的,因此员工能有多少时间上手依每个公司的状况时间长短不一。简单的说,公司不给员工足够的时间学习并不意外,如果遇上一家愿意给新进员工较多时间学习的公司和上司,那可能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别忘了你是领薪水的,当你的表现不如公司的预期,或是公司没有耐心等待你的学习成长时,公司要你滚蛋其实没有什么不对。

所谓“国外的月亮比较圆”,有些人会认为国外的游戏公司做的事情更有节操。实际上目前在国内设立工作室比较成功的外企,都是在学习亚洲人的运营策略中走得比较快的。老外有一点长处,学走他想要的,是不是还可以降低下限,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放眼国际市场,需要品质和露骨榨钱之间取得平衡,不能捞一把就走,剩下一地鸡毛。而国内公司,更多的是因为从来没想过发展到何处,所以只剩短视。

游戏这行并不像许多人想像中的那么光鲜亮丽,这个行业待遇不高、工时又长,如果不是有足够的觉悟,还是不要随便踏进来。如果您无法面对这个行业的现实残酷面,就把游戏当作兴趣,做个玩游戏的玩家就好。

作为成年人,需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行业是怎样,不代表你会怎样。希望你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