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快报

20天卖出400万份,这个25年老IP靠创新又做出了爆款

20天卖出400万份,这个25年老IP靠创新又做出了爆款

鲜少有哪家公司,能像CAPCOM那样对自己的招牌IP还大刀阔斧地创新,并且大获成功。

5月27日,CAPCOM宣布《生化危机8:村庄》(以下简称:村庄)销量已达400万份,而这仅是游戏发售20日的数据。对比《生化危机7》发售4年后的900万销量,《村庄》或将很快超越这个成绩。

2.png

出众的销量背后,游戏还有颇为不错的口碑。游戏解禁后,媒体方给出了IGN 8分、Game Spot 9分、Metacritic均分85的高分评价,而游戏上的Steam用户好评率也达到了95%的「好评如潮」。

3.png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对《村庄》交出的内容满意。 

对部分生化老玩家来说,《村庄》是这个25年老IP的正统续作,它足够创新,却没有像《生化危机4》《生化危机2:重制版》那样,将整个系列抬到更高的位置。更有核心粉丝表示,三上真司(生化危机之父)离开后,他认为CAPCOM的生化危机已经「江郎才尽」。 

一方面是部分核心粉丝的质疑,另一方面是市场反馈的大获成功,两者的矛盾其实集中在了「生化危机」的创新度上。

「生化危机」是一个相当特殊的经典IP产品。 

自1996年发售第一款游戏后,这个系列一直在尝试做出各种维度的创新。从游戏视角、关卡逻辑、画面表现再到核心体验,游戏几乎每一代都会有着截然不同的设计点。这种剧烈的变化深深地影响到了玩家,以至于每一代生化粉丝对生化危机的定义都完全不同。 

此次发售的《村庄》,便是激烈创新下的最新作,同时也是CAPCOM摸索这个25年IP全新方向的重要产品。

恐惧感与爽快并存的生化乐园

在IGN对《村庄》的简评中,用「充满致命威胁的迪斯尼乐园」来比喻这款游戏的核心体验。玩家不仅可以在游戏中看到狼人吸血鬼等出离的奇幻元素,还能在游戏中体验到玩法多样的乐趣。

《村庄》为塑造出这种体验,将大量精力投入到关卡「多样性」&「焦虑感」的设计中,以此营造出一个欢脱的「生化乐园」。

4.png

四大天王

1.多样性:由5个独立关卡结合的游戏

《村庄》最抓人的设计,就是本作为玩家设计了一个规模更庞大的游戏场景。相比局限在阴森别墅的7代,玩家在《村庄》大约10小时的游戏时长中,可以体验到5个风格迥异的游戏关卡,它们分别是:「村庄」「古堡」「人偶」「水坝」「工厂」。

在《村庄》哥特式恐惧的大背景下,这5个关卡分别有着「狼人」「吸血鬼」等小的内容主题。《村庄》用各关卡极具风格差异化的设计,尝试在游戏大约10小时的通关时长中,带给玩家游戏元素更为丰富,趣味性更浓的游戏体验。 

为了实现这种差异化,游戏首先调度了建筑、音效、光影等感官元素,来做出关卡间的区隔。

例如玩家初入「村庄」时,整个环境充斥着边陲乡村的萧条。玩家不时能听到家畜的叫声、望见远处转瞬即逝的人影。进入屋内,桌上是还正冒着热气的炖菜,而另一边却是布满血迹与动物爪痕的卧室。运用遗留的生活气息与破坏痕迹之间的冲突,「村庄」呈现给玩家平静村庄突遭灾祸的死寂感。

5.png

一片狼藉的村庄

而离开「村庄」后,玩家所进入的第二个关卡是哥特式吸血鬼主题的「古堡」。该关卡的建筑风格极为突出,挥霍般地堆砌大量中世纪美学元素:古堡走廊的各类油画、充满鲜血的罗马风格浴池、手持中世纪冷兵器的敌人。整个「古堡」关卡,借助暖色调室内光与靠近窗户的冷色调自然光,营造出古典美学下阴森压迫的气息。

6.png

带有古代浮雕的机关

当然,关卡间的差异不仅局限于表征感官上,游戏玩法也有着截然不同的体验。有着最明显差异感的就是「人偶」与「工厂」两个关卡。

「人偶」关卡属于经典的剧情恐怖游戏玩法。角色在初入屋子时便被收走了所有武器,玩家与「一击必杀」的敌人躲藏周旋的同时,还需要不断解开诡秘别墅中的各种谜题,最终找到离开这里的钥匙。从核心玩法来看,「人偶」别墅完全脱离了该作的射击玩法,为玩家设计了一个独立的,几近纯粹逃生类恐怖游戏的玩法体验。

7.png

武器被没收 

对比「人偶」,「工厂」则是纯粹的战斗关卡。在进入工厂前,玩家便开始遭遇海量敌人的袭击,狭小的工厂走廊中更是经常出现多名强力敌人夹击的情况。高密度的遭遇战,伴随着机械引擎的轰鸣,使得「工厂」成为玩家压迫情绪得以集中宣泄的纯粹战斗关卡。

8.png

工厂敌人 

这种视觉与玩法层面的差异,有效地将过去集中在某个小场景的恐惧情绪分摊开来,使得「生化」系列的恐怖游戏体验,降低至更多玩家能够接受的范围。而玩法各异的关卡,还能不断给到玩家新鲜的游戏内容体验,让玩家更好奇下一关还将有什么样的新玩法。 

从这个层面来看,《村庄》几乎算整个生化系列中,最为积极利用「游戏性」去推动玩家前进的作品。

2.焦虑感:精心控制的玩家心理变化 

在CAPCOM发布的幕后视频中,制作团队提到为了将「丰富的玩法主题」串联起来,他们除了用一些叙事方面的技巧做铺垫外,还着重调控各个关卡所带给玩家的「焦虑感」,以此保证游戏不会因为过于丰富的玩法而显得零碎。

「焦虑感」是生化系列恒古不变的主题。过往的作品中,游戏常常将主角抛至一堆麻烦当中,玩家一直处于「我该怎么办」的焦虑情绪,或受弹药限制,或遭到强大敌人的追击,最终从玩法层面带给玩家「殊死搏斗」后,获取胜利的正向体验反馈。

9.png

为了实现这种设计,游戏几近粗暴地将决战都设计成敌人巨大化后的对决

这种设计在《村庄》中,有了更为程式化的设计。每个关卡为了营造出殊死搏斗的焦虑感,均可清晰地分为5个环节,它们分别是「关卡定调」「问题呈现」「积累焦虑」「压力高峰」以及「情绪宣泄」。

这5个环节通过视觉与玩法层面的引导,将玩家的游戏情绪逐渐从平静引导至带有恐惧感的焦虑,最终用特定的战斗环节来释放玩家受压抑的情绪,营造出「过山车」般的情绪起伏。

首先是「关卡定调」。 

各个关卡在开始之前,都会给到玩家一段平静的过渡时间,玩家可以在这期间试探性地了解这部分关卡的整体风格,并调整上一段冒险所带来的激烈情绪。

因此,主角在初入「村庄」时几乎没有遭遇任何狼人的袭击,玩家在探索空无一人的村庄中建立起对游戏氛围的第一印象;而玩家有机会在前往「古堡」的台阶上远眺城堡全貌,感受到哥特式建筑美学所带来的震撼感。

10.png

初入村庄的场景 

接着,游戏会将「问题呈现」至玩家面前,安全感被打破,一系列的冲突和矛盾迫使玩家收起慢慢探索的想法,必须将注意力放到「如何解决问题」之上。

所以我们看到,主角被「古堡」的几个奇怪女人抓住,在「工厂」中被推入底层的垃圾堆,被「水坝」的BOSS堵住回去的出口。游戏体验由此变为线性的场景探索,强制介入的问题使角色有了明确的游戏目标,玩家需要调度所有的注意力去解决这个麻烦。

11.png

鱼人堵住了入口 

高度集中的注意力能快速解决问题,却也使玩家的神经更加敏感。在找寻解决问题的线索时,角色会听到「人偶」屋里木偶关节咔嚓作响的声音,看见「水坝」水面下巨大鱼怪若隐若现的身影,心惊胆战地从「工厂」宕机的机械怪面前经过,生怕他会突然袭击。

这期间,玩家会遭遇不定期的小问题挑战,或是怪物的袭击,或是不可视的威胁,伴随着逐渐被消耗的弹药,玩家会不断地「积累焦虑」,紧张的神经如同橡皮筋般不断拉扯。

当玩家的压力承受达到临界点时,也是玩家需要面对「压力高峰」的时刻。从外部来看,关卡中一直处于不可视的敌人向角色发起挑战,以几乎难以抵抗的压力袭来;而玩家内在,一直积累的焦虑在此爆发,巨大的困境使玩家陷入需要「殊死搏斗」的心理状态。

12.png

初入村庄时的绝望场景

开发团队在访谈中提到,这部分的设计并非是让玩家依靠下意识的反应去应对,而是需要先克服内心的恐惧,从之前探索获得的线索中找到解决的答案,最终获得「殊死搏斗」后的胜利。 

例如角色在「人偶」别墅的漆黑走廊中遭遇一击必杀的敌人时,也是玩家的恐惧心理达到顶点的时刻。下意识的四处逃窜是无用的,玩家需要克制住心中的恐惧,从之前探索过的道路中找到最佳的迂回路线,以沉着冷静的心态来应对挑战,才能找到有效的逃离路线。

13.png

遭遇「人偶」别墅一击必杀的敌人

最后,当玩家击破最大的压力困境后,游戏会迅速再为玩家设置一个相当纯粹、让人血脉喷张的战斗对抗。之前累积的所有焦虑在此爆发,玩家通过激烈的枪械轰击来宣泄情绪,将之前的压抑感转化为爽快感。 

经历了这一系列情绪调控后,玩家能够更深层次地将情感带入到游戏当中,从「焦虑」与「殊死搏斗」获得别样的刺激体验。而这也正是生化系列之所以能够不断吸引新玩家,并一直坚持的游戏核心体验。

缺陷也很明显的玩法探索

回头来看,无论是「多元关卡设计」还是「程式化焦虑」,其实都是《村庄》从「生化」系列过去的作品中寻找,并糅合在一起的要素。

从视觉反馈来看,《村庄》结合了7代的第一人称射击,以及4代的战斗玩法。前者用压缩的视野范围,增强玩家的代入感与紧张情绪,后者则依靠激烈的战斗方式,带给玩家更为直接的「焦虑」释放的正反馈。而如果继续向下挖掘,《村庄》深层次的设计来源于「生化」系列过去所尝试过的「箱庭探索」与「资源管理」的融合。

「箱庭玩法」带来的是探索焦虑。玩家所需要面对的问题主体是「场景」,场景中的密码锁、毁坏的保险丝、需要机关才能解决的丧尸,不断地给玩家出难题,整个游戏的的交互逻辑是「场景解密」。当玩家寻找解密线索时,场景所既有的诡秘的气氛,自然地带给玩家恐怖体验。

14.png

《生化危机1》场景解密

因此,《生化危机7》回归的并非是老生化系列的恐怖体验,本质上是回归「场景解密」的箱庭探索设计,恐怖只是这一玩法所带来的玩家侧体验。 

而「资源管理」带来的是资源焦虑。玩家面对的问题主体是「怪物」,战斗射击能够直接解决这一问题,然而背包容量是有限的,玩家需要不停在「拾取强力武器」,还是「补充匮乏的药草子弹」当中不停抉择。这些选择间接地影响到玩家击杀敌人时的体验,营造出资源管理的焦虑感。

15.png

《生化危机4》商人 

两者的矛盾主体不同,玩家解决问题的方法也不相同。而《村庄》尝试将两者糅合在一起,寻找全新体验的做法,也致使本作在玩法体验上出现了明显矛盾。 

为了服务于多元的战斗体验,游戏划分了玩法各异的多个关卡,跨度过大的关卡玩法,使得玩家所面对的问题主题一直在发生变化。 

「村庄」「工厂」的问题主体是敌人,玩家的体验流程是规划资源,用枪械战斗来解决问题;「古堡」「人偶」「水坝」的问题主体则是场景,玩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场景中寻找解谜线索,并躲避敌人的追击。 

最极端的「人偶」关卡,直接将玩家的武器收走,问题的主体一直都是场景解密,并抛弃了游戏开篇所定调的战斗射击玩法;而「工厂」关卡则大幅度地增加敌人数量,密集的战斗频次又再次将战斗资源管理提上玩家的体验日程,与之前的关卡设计出现了明显的断层。

《村庄》在设计玩家问题主体时,不停在「场景」与「怪物」间左右摇摆,使得各个关卡的体验几乎完全独立。这让本可以形成递进式沉浸感的箱庭设计,变成了各自独立的小关卡,第一人称视角的代入体验被削弱,而尝试融入的战斗资源管理体系,又与关卡式的箱庭设计糅合的略显生硬,甚至在部分关卡缺乏其存在的必要性。 

这些矛盾放在玩家侧时,就会变成叙事牵强,玩法体验割裂等问题。 

现在重新回过头看玩家与媒体对本作「主题乐园」式体验的评价,这既是游戏获得口碑传播的积极评价,同样也是游戏所呈现的最大问题。

从创新中获得生命力的经典系列

「生化」系列有一个特别值得玩味的现象:几乎每一代生化粉丝都对生化有着不同的解读,「骇人恐怖」「精妙解密」「机枪突突爽就完事」,彼此之间差异之大,很难让外人相信他们在描述同一款游戏。 

三上真司在之前接受外媒Archipel采访时曾提到,「生化」系列一直都在寻找变数。

《生化危机2》尝试从视觉上找到更加恐怖的点,《生化危机3》想要降低游戏过度恐怖的门槛,而《生化危机4》则直接将「动作」元素列为游戏的体验核心。

「生化」系列寻求改变的根本原因,是其品类的特殊性。

一方面,当年的恐怖游戏竞争力相当激烈,《寂静岭》《零》《死亡空间》等竞品表现不俗,「生化」需要不断迭代出新方向,才能在这一品类当中找到不可取代的立足点。 

另一方面,恐怖游戏属于小众产品,它想要延长自己的寿命,就需要不停找寻各世代玩家最能接受的门槛,让更多的玩家认识自己,接受自己。 

两者对于已经逐步固化游戏体验的「恐怖」游戏品类来说,本就是一件相当矛盾的事情。 

因此,CAPCOM在推动每一代「生化」正作的开发时,每一代的制作人都与上一代不同,《生化危机8》的开发团队,更是让公司里的一批年轻人来掌舵。这使得「生化」每部正作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而没有被系列的一些定义所束缚,陷入瓶颈。 

所以当我们理清「生化」系列的改变,再回过头来看《生化危机8:村庄》时便能感受到,这一部作品尽管存在诸多问题,但它却能够保有「生化」系列「焦虑感」的同时,还能将其游戏性进化至接受门槛更低,且大部分玩家上手都能觉得「很好玩」的状态。

更重要的是,《村庄》正在尝试通过融合4代与7代的设计理念,找寻到「生化」系列下一个成长方向。 

历史上,鲜有游戏IP敢对自己积累多年的内容做如此大的改变,改变可能意味着丢失核心玩家的信任,又无法让新玩家捕捉到IP核心的乐趣。

「生化」系列能做出这种改变的自信,源于系列团队很清楚「生化」带给玩家「焦虑感」的情绪体验该如何呈现。这也是为什么,「生化」系列无论怎样改变其玩家视角、核心体验,还是迭代出更新的技术表现,玩家们总能识别出其很「生化危机」的点。 

《生化危机8:村庄》只是这个25年IP的又一个成长节点,这个IP的下一款作品将会更令人期待。

(图源来自B站UP主@渗透之C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