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快报

前AcFun站长赛门谈游戏直播:一场鸵鸟们的赛跑

前AcFun站长赛门谈游戏直播:一场鸵鸟们的赛跑

本文作者为弹幕视频网AcFun前站长赛门,经作者授权发表。

最近一个多月,已经有五批不同背景的朋友来找我聊过他们要做的游戏直播项目,有已经开始试运营的,有产品刚刚研发完毕的,也有瞅着眼热要一个猛子扎进来的。有主攻竞技类的,有主攻手游的,也有主攻网游的,更有剑走偏锋的哥们儿走线下直播的。跟赶集一样,真心应了那句广告词:“啥都有。”算上已经上线的游戏直播平台,组个十强赛没一点问题。

跟朋友们聊到这个时候,他们都表示这绝对是个风口,都要力争做这个风口上的那头猪。我完全同意这个观点,游戏直播绝对是个大风口,但是,这个风口好像不是想抢就能抢的,仔细瞅瞅,风口里貌似坐着一头无敌巨猪。

朋友们说我不管我不管,既然你也同意是风口,我们先做起来总没错,等到市场成熟了机会就没了。这个观点确实也很对,看到风口赶紧起步好像是一切互联网模式的成功起手式,跟练武功里的扎马步梅花桩似的,谁不练谁就是邪道谁就是不客观。

“尤其是你看Youtube刚刚重金收购了twitch,刺激得国内资本市场那叫一个火啊,赶不上这波就吃不上热饭了!”有个朋友说。

我赶紧“吁”了一声打断他的话头,“别提资本!”

我最近得了‘间歇性投资恐惧症’,现在一听到XX资本就不由自主开启了敌我识别系统,太痛苦了。

最近几年国内的带宽质量飞速发展,无论再怎么黑各大运营商,他们的发展速度也比国内绝大多数行业要快得多。最明显的对比就是当我们对着很多视频网站的“标清”大骂“渣渣”的时候,可以去翻翻四年以前的“高清”视频,大部分还不如这些“渣渣“。几年前720P在很多下载党眼中堪比蓝光,现在1080P是存进硬盘的起步价,否则都是看完删。与之相伴的是流媒体类业务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呵呵(对不起刚才切了下微博),直播的风也已经开始猎猎作响起来,而作为中国”最大互联网模式“的游戏,首当了其冲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再细点说,是电竞直播。

为什么是电竞直播最火?

这个问题好像很蠢。不直播电竞游戏难道直播网游PK吗?难道直播愤怒的小鸟吗?难道看高玩神庙逃亡吗?

是啊,那么,为什么是电竞直播最火?

因为观赏性。

对抗项目的观赏性大于展示项目,团队竞技项目的观赏性远大于个人对抗项目。这个你可以举出费德勒的例子来反驳我,但是这个结论本身是适用于绝大多数情况的。

无论是游戏还是体育,变化元素越多,竞技性就越强;但是变化元素越多,那么项目的难度也会越高,观众的收看门槛也会变高。团队竞技的元素就是人,每一个队员都是变化元素,个人项目就要略显单调一些。棋类是例外,所以我们看棋迷是在体育迷里迷得相当深的一群人,因为在棋迷眼中,棋就是一个在棋盘上的团队竞技。

是减少元素让观众更易接受,还是保持一定的门槛让游戏竞技性观赏性更强,这是每一个项目都会去考虑的问题。这一点在LOL跟DOTA的对比上最为明显。LOL尽可能地在减少游戏里的变化元素,主动道具的减少、操控的减少、反补的减少、取消回城,甚至通过设置一些在传统项目里看起来类似外挂一样的东西来减少玩家的操作难度(比如蓝爸爸红爸爸),这些措施取得了极大的成功,LOL的人群极速扩张。(这并不是在黑LOL,任何项目都有它的目标人群,如果它的模式能够服务好它的目标人群,那么它就是成功的。)

而DOTA2走了另外一条路,它保持着一定的准入门槛,只在用户界面引导上做出改进,游戏变化元素一个不少而且还在逐步摸索增加,对于整体的把握也跟传统体育一样鼓励进攻,为玩家体验和直播考虑,在合理的范围内尽量减少一局游戏的时间。从国民级游戏的角度来说,LOL领先DOTA2太多;但是从游戏观赏性来看,DOTA2是当下绝对的王者。

在前些年,电竞从人员经常会被问到电竞行业为什么一直发展得不温不火,明明影响人群这么大。大家都在反思这个事情,最后普遍有个共识,就是电竞项目太分散而且用户迭代太快,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用户,正准备收割的时候啪又来了一个更加炫酷无双前XX团队开发次世代XX竞技游戏,结果就是用户群大量流失,汇仁肾宝都补不回来。我有个朋友加菲盐曾经说过:“电子竞技是个伪概念,因为一个星际玩家跟一个CS玩家压根就不是一类人。” 这一点完全赞同。别说两个不同类别了,就是同类游戏,CS跟CF玩家,DOTA跟LOL玩家都恨不得互揍对方一顿。你能想象一个梅西的球迷对柳岩的球迷恨之入骨吗?电竞就可以。

( ”这个世界本没有电竞,PvP游戏多了,也就有了电竞。“ — 私货铺掌柜)

怎么留住竞技游戏用户是整个电竞行业都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而这个问题,正在被PC救星VALVE解决。V社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以前很多游戏都做过但是没有做精的功能:游戏内直播系统。这个办法,我相信是通过研究传统体育用户的行为模式得出的。

前阵子跟虎扑的程杭博士聊世界杯,他说虎扑的用户对电子竞技热情也异常高。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虎扑作为国内体育门户的绝对老大,在印象中用户群应该都是在球场里奔跑跳跃的体育迷,跟宅在电脑前面打游戏的电竞迷好像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这样的两种人产生了交集乍一看很意外,后来我俩仔细一琢磨,好像也的确有理由,因为我本人就是一个DOTA玩家,而且我也看各种球,世界杯NBA草榴一个不落,但是我上一次去球场打球好像已经是大学的事情了。

无论是体育还是电竞,用户都会存在一个出场成本逐年上升的问题。运动员和选手有退役,用户也会逐渐淡出。

但是离开球场不等于离开了体育,否则就不会有我们看得如此痴狂的世界杯了。用户因为年龄、时间甚至经济原因无法再全身心投入到体育或者游戏项目里,但是心理上的追求却不会退役。体育借助发达的媒体,让不再踢球的人也能同步感受到比赛的魅力,并没有因为时间的原因淡化多少,在英国多少家庭祖孙三代都在支持同一家球会,游戏内直播,也具有同样的功能。

直播对于一款竞技游戏来说,正慢慢变得具有战略意义,以前VALVE开发的CS内置HLTV直播只是个服务工具,体验非常不友好。而现在,竞技游戏需要用游戏直播这把金钥匙去留住自己的“退役用户”,很多DOTA2的用户年龄也不小了,其中不少都已经参加工作,生活和时间的压力让他们已经无法再像学校里那样鏖战,但是回家之后随手进客户端点开一场观战还是很惬意的,不需要专注在电脑前,也不需要思考自己要如何取胜。看看,就满足了。

游戏本身就有传输、进化上的绝对优势,相信如果有想参与游戏直播的朋友去体验过DOTA2的游戏客户端直播功能之后,就会发现当下所有的游戏直播平台都表现得跟闹着玩儿似的。游戏除非在推广期,可能需要现有平台配合直播游戏内容,一旦用户群成熟过后,实在是想不出他们自己不收回这块蛋糕的理由。事实上,腾讯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LOL客户端上次更新过后便植入了自己的直播,连弹幕和送礼物功能都有,有意游戏直播的朋友们如果忽视这个问题,那就是一只鸵鸟。

整个信息产业都处在一个“去中间商”的阶段,大量曾经的中间产业被摧毁,渠道慢慢不是互联网的唯一(现在已经很淡了)。本身就有信息优势的互联网产品,不可能还要依附于另外一个互联网产品来留住自己的用户。

什么?你说共赢?

新晋的战旗直播平台刚刚重金买下了OGN的独家版权,腾讯要求分一路视频流。没有任何理由,就是要播。

YY英雄联盟盒子被全面封杀,腾讯QT取而代之。

什么?你说盈利模式?

DOTA2即将开始的TI4世界总决赛,小紫本(游戏内发行的跟TI4相关的道具)基础收入已经高达四千万美金,如果算上该道具升级收入,五六千万美元的量应该跑不掉。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的盈利收入是5000万美金,虽然当日不可与今天语,但是电竞直播的经济效应已经有能与传统体育一战的实力了。

TI4亚洲区预选赛,随便一场的游戏内观战人数都在十万人以上,这个在线拿到国内现在的17173 YY 斗鱼之类的直播平台前端展示出来的话,估计就是五六十万“在线“了,夸张点的喊出百万在线,简直就是赤壁的曹军。

推广一个游戏的直播内容,最无敌的渠道就是游戏本身。而DOTA2已经告诉了所有人,直播对于一款竞技类游戏延续自身生命,拓展收入渠道的重要性,基本不可能放手其他人来做使自己受制于人。它拥有你根本就无法逾越的资源,体验可以比你做得更好,你再高清再1080P,能比游戏本身画面更精致吗?

哦?你说主播?且不说主播并不是独有资源(人人皆可挖),而且一旦游戏内置直播系统开放主播分成模式,请问传统游戏直播平台的优势在哪里?

啊,你说游戏直播平台还能”看球“,没错,已经有人在做了。现在稍稍多关注一下游戏直播内容的观众恐怕已经发现了,”游戏直播“已经在慢慢变成披着游戏外衣的美女露胸直播了。不过恐怕已经有游戏开发人员会嘲笑到:“就是老子加两周班开个摄像头功能的事儿嘛~”

游戏直播是风口没错,但这个风口跟传统风口略有不同,因为这个风口,附带着一个隐藏效果:“灵魂绑定”。

小笑话一则:前阵子某直播平台CEOX总在朋友圈炫耀自己的直播平台PV突破了一千万,当时就看得我冷汗直冒,要不是他把我拉黑了我真想劝劝他说删了这条。这家平台PV过高是因为产品本身无法实现轮播录播功能导致大量空房间,用户不断的点点点找找找,进一个空的再换一个导致的。对于需要沉淀用户行为,让用户乖乖看直播的平台,PV是一个需要慎之又慎的数据。默多克要是说:观众在我们电视台之间的换台频率高居全球第一,估计丫股价要跌到死了。

当然,现在国内资本市场对游戏直播都是红眼状态,DD什么的,就随便弄弄啦~(我们投的是方向!)

(利益相关:没相关,我倒是想有利益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