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快报

网秦与12580:张春江鲁向东留下的遗产

网秦与12580:张春江鲁向东留下的遗产

上周,鲁向东案一审宣判了,“太重了”,一审判无期徒刑,判决下来当天,他朋友即对我悻悻而言。在鲁向东的朋友们眼里,这曾是一个能力极强,对中国互联网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贡献的英雄式人物,但悲剧式的结局,是他的,也是中国移动的。

但在他之前,已被宣判的还有张春江,中国移动集团原党组书记、副总经理张春江因受贿746万余元,一审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有此案在前,若鲁向东被认定目前的受贿金额,2000余万元,从轻要超越张春江的刑罚程度,似乎也不易。

这两个中国移动曾经的高层,开创了中国运营商和互联网的SP时代,这一经就是10年,具体我不详述了,我曾经写过很多关于那段10年历史的纪录。

据说,鲁向东在看守所里苦思冥想,最痛苦的不是自己犯罪了,而是自己进来了,却不知道得罪的谁。

有人说,只因他过于狂妄得罪的人太多,人人都趁机往上踩一脚;有人说,只因为高层权斗,他无故中枪;当然更多的人会说,他罪有应得。

接触过他的很多人,都会说,这是个能人。中国互联网的一代繁荣离不开他的功劳,运营商的数据业务全球领先也都离不开他。

不过作为他的下属,或许不这么认为,因为他可以在办公室里对下属发镖到狂吼,骂人骂到不留任何情面甚至底线。

据检查机关指控,鲁向东共涉及多起共同受贿事实,除了其与妻子的一笔,最大的部分都来自他与另一个女子,孙某:一是2006年至2010年间,鲁向东、孙某共同收受北京航美贿赂人民币1500余万元;二是2007年至2008年间,鲁向东、孙某共同收受上海信通(下称“信通”)人民币276万元;三是2006年至2007年间,鲁向东、孙某共同收受浙江广源人币229万元。

张春江案一发,沿着这条线上的张锐、王雷雷、宋世存⋯⋯都轰然倒下。鲁向东倒下,沿着这条线上的各种关系人命运也都急转直下。包括徐达的证词。他们无疑都是那些隐秘着的各自核心利益圈的重要人物。祖国大地,这种隐秘的圈子数不胜数。


我最近常常在想,张春江、鲁向东倒下了,却留下了什么。说警示无疑是太虚了。例如,鲁向东案里,那个让鲁向东和孙某共同行贿的航美广告,相信有经常机场经验的人,对这个广告公司不会陌生。

本来,不是谁想做航美都做得了的,但即便航美这样本身有资源有背景的广告公司,能拿下中国移动这个大客户也不是想拿就拿,而要通过鲁向东身边的红人,孙某。孙某航美的广告费中,收取了30%的回扣。广告代理回扣能算受贿吗?恐怕广告行业所有人都要战战兢兢了。

但鲁向东和孙某倒了,广告业的这种隐密交易会结束吗,会警示吗?显然不会。

这种警示,无非是切断了一茬关系裙带,又兴起另一茬裙带罢了。

所以,当我最近看到鲁向东案卷一些核心材料时,心理已起不了什么波澜。里面很多内情难以为外人道,但沿着那个“张春江、鲁向东倒下了,却留下了什么”的思考,我特别想说说,在那个时代至今留存的两个比较畸形的公司,网秦与12580。因为他们还未倒下,还在自己思考也被外部审视着未来。

12580

鲁案中的孙某,不是什么广告公司的,而是12580独家运营公司,无限讯奇(为了便于理解,后面都用12580代称)早期创始核心成员之一。他们的关系到如今判案仍难以论定。虽然鲁向东对孙某收取的这些回扣表示毫不知情,但无庸置疑,孙某的确是鲁向东身边一大红人。他们的关系,也是办案组和法院判案的关键。两人都坚持,是好友关系。

案中那个公司,上海信通是双方都无争议构成共同受贿的主体,这家公司的负责人是田涛,而田涛也正是无限讯奇的创始人之一。

信通的老板田涛原本与鲁向东认识并关系很好,田涛、鲁向东、孙某在很早前曾在社交场合一起见面,鲁曾当着孙的面对田涛说多关照孙某,田涛也知道孙某与鲁向东的关系非同一般,在这个背景下,田涛所控制的信通公司向孙某支付中介费,可以理解为确实有共同的基础。

根据航美及广源的相关负责人的口供,他们并不直接认识鲁向东,他们与鲁向东没有正面接触过, 他们之所以将业务额30%左右的中介费交由孙某,一是基于行业的惯例,二是认为孙某能为他们维护好与中移动的关系,他们是看中孙某在中移动的影响力,在中国移动有面子 。

中移动具体业务部门负责人,例如徐达等,也在证词中说,认为孙某有面子,与鲁向东关系不错。尽管这两笔交易是否可以视作共同受贿存在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孙某是鲁向东在外部利益圈中的一个重要纽带。

说实话,我对孙某是心存怜意的,也许都是女人。了解她的经验背景,多少还是会有些怜惜,一个努力的女人。听说她也没敢做无罪辩护,而是罪轻辩护。

孙某和田涛共同所在的这家12580的公司,曾一度准备上市,根据我看到的有关预招股文件,2011年中,这家公司都已做好VIE结构,准备在香港上市,并且找好摩根大通作为保荐人。

随着中移动腐败窝案在2011年的旋风式蔓延,上市过程最终戛然而止,招股书还没来得及公布。

如今的无限讯奇更为尴尬了,有新的一波利益进入接盘了,事情又变得更加极为复杂。

此前,大唐电信差点收购无限讯奇,后来该收购案不了了之。

再说网秦

前段时间,浑水做空网秦,我连发了几篇文章,有些人会说我怎么这么积极。回想,这应该是我从业后,最不心甘情愿的,调查很长时间却半途而废中止调查的公司。当然,更重要的是,最近一年来,随着我对网秦了解的更进一步加深,警觉心更甚。

中国互联网相对传统行业来说,的确是相对更富有活力、激情、创造力的领域,换言之,相对来说要干净得多的领域,尤其是那些赴美上市公司。当然,这里面得除去两个公司,一个叫空中网,一个叫网秦。不过,空中网至少曾经还是有比较强的实际业务的,并且在sp时代的确风云一时。当我真实地了解到网秦那些所谓安全业务的时候,我简直叹为观止。你见过一个做安全的公司实际如此不安全吗?有一个杀毒核心技术吗?有多少毒是自己造的,或者买来的?

具体我就不说了,翻回我前面的文章可看《做空网秦,逐一分析浑水所指控的大骗局》、《再问网秦造假,粉饰与谎言都非正途》。

事实上,网秦并没有卷入张、鲁的案子卷宗里,那为什么此刻要说网秦?仍旧是那个时代遗留的,极其根深而复杂的利益关系网络。

跟网秦有关的是张春江的前秘书的某亲人,被邀加入网秦,张春江案发后,那个前秘书的亲人估计也被驱逐了。网秦里满是这种被邀请的各种利益关系过来的的京城子弟。技术不行、产品不行、用户不行,但在关系枢纽上,却跑得尤其顺溜。

在整顿sp时代,诸多sp公司难逃整顿,包括那个风云人物“中国SP第一人”的王雷雷的公司。唯有网秦对应的那个有sp资质的天津易达通,屡屡遭到投诉,却从未被罚。网秦是诞生于塞班时代的一大奇葩,主要靠运营商sp吸费。

张春江、鲁向东谁都敢动,能动,为什么不敢动网秦,不敢动网秦背后那个负责交易的公司,天津易达通?

网秦为什么一有危机就拉那个副总李宇出来站台?李宇与中国移动副总李某某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央视曝光后,能不了了之?为什么他们在拉融资拉关系拉时,都不忘提及的,李宇是某某某领导的侄子。甚至还有消息说,他们还对外说跟某大大做生意。

当然迷信圈子的人不仅中国,还有那些迷信中国权贵的华尔街傻逼。

我在纽约时,接触一些金融圈的人,总有人跟我打听xxx是什么背景,和权贵关系,会成为他们投资判断的一个标准。就像哈佛大学这样的名校也会很积极接受一些东方国家领导人子女一样。当然,这一定是短期的,因为一旦发现那个权贵的不稳定,他们比谁都跑得快。仅靠利益关系而无实际业务维系的实体其实并不稳固。

网秦的事没完,听说浑水还在努力。网秦最担心的,国内有关部门介入调查,也还没有发生。他也不会敢到美国去起诉浑水的。无论如何,这又是一朵在畸形土壤里生长出来的奇葩,就让其绽放吧。

很多人问我,会写《天下有贼2》吗?谁知道呢,也许有一天吧,中国每天都在上演,在霓虹灯下的每个角落里。(本文独家首发钛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