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快报

COC第一土豪故事

COC第一土豪故事

今年春天,在离8岁生日还有几个月的时候,我儿子宣布他要加入一个部落。

然后他向我和妻子介绍了《部落冲突》:一个iPad上的即时战略游戏。在游戏中你可以设计和创建自己的中世纪村庄,里面居住着嗜血的野蛮人和法师。感谢发达且无国界的互联网,这个游戏里有大约4万个活跃的部落。一旦你加入一个部落,你可以从部落里其它成员那获得援兵,并进攻其它部落成员,掠夺战利品回家,并获得奖杯。

《部落冲突》是由芬兰赫尔辛基游戏开发商Supercell开发,有报道称该公司每日进账240万美元,日本电信公司软银在今年10月用15亿美元购买了《部落冲突》制作公司Supercell 51%的股份。

这些收入全都来自Supercell的两款游戏:《卡通农场》和《部落冲突》,其中《部落冲突》占很大一部分。为了加快训练部队和修建防御建筑的速度,很多《部落冲突》的玩家会一次花100美元来购买游戏中的虚拟宝石。

《部落冲突》就是一个微缩的小社会,很多部落都是以地域为划分的。游戏有社交基因:部落成员间可以相互发私信。鉴于我的孩子还没有成年,基于保护他的原因,我决定建立一个村庄加入游戏。

最后,我和儿子加入了一个名为“忠诚”的部落,部落里共有40名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成员。当我准备吃晚饭时,一个位于澳大利亚的部落成员可能正准备去上班,我正好可以给他捐兵,而当我第二天早上准备出门上班时,位于阿布扎比的部落成员可以对我做同样的事情。

就在这时,一个名为“Jorge Yao”的玩家成为我们部落热烈讨论的话题。在我儿子和许多《部落冲突》玩家心目中,这个神秘的玩家是一个神一般的人物:他主宰这个游戏,把所有人都远远抛在身后。他是第一个获得4000杯的玩家,从去年一月开始,他整整六个月在游戏中顶级玩家世界排名第一,要知道,第一名的位子在之前几乎是每天都换的。

在这个过程中,这名自称“Jorge Yao”的25岁玩家成为了一个网上名人。他在Youtube上名为“Flammy”的视频博客虽然只有7段音频访谈,但已经累计被播放近40万次;他在Twitter上有超过7.9万个粉丝,在Facebook上收获了近3万个“赞”。

Jorge Yao攻击其它村庄或者击退其它玩家进攻的游戏视频在网上疯传。他有时会访问其它部落,只是为了给他的Twitter粉丝带去惊喜。

然后,在5月底,Jorge Yao忽然宣布退出《部落冲突》游戏。他在Facebook上贴了一段语音,感谢他的粉丝和队友,他说,自己像迈克尔·乔丹一样,“激流勇退”了。

随着我对这个游戏的深入,所有这一切都激起了我的兴趣:Jorge Yao是一个怎样的人,他为何能在游戏中领先我们这么多?要怎样才能成为《部落冲突》之王?

友情和红牛

Jorge Yao的真名叫George Yao,9月的最后一天,我在旧金山机场附近的一家餐馆内遇见了他。我们坐在一个可以看到飞机起降的位置。Yao的外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他带来两件超大的Supercell T恤和《部落冲突》贴纸,将它们放在桌上,若有所思的为我儿子在上面签名。

Yao告诉我,他的父母从中国移民到费城的郊区。他父亲退休前一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肿瘤学,他母亲则在儿童医院的病理实验室担任研究工作。他本人从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毕业,主修金融学,现在在一家金融服务公司担任IT项目的分析师。他直白的告诉我:“我讨厌这份工作。”

2011年的时候,Yao在费城过着无聊的生活,与他的高中恋人的关系即将走到尽头。后来他搬到旧金山,在那他一个人也不认识,他租了个公寓,每个月房租要1450美元,地方小得可怜,几乎只能放下一张沙发。

为了打发时间,Yao试着下班后去酒吧,但几乎泡不到女孩,你想想,女孩们怎么会对IT合规和贷款抵押法律的话题感兴趣。

在2012年的某个晚上,Yao在家里闲得无聊,去苹果在线应用商店App Store搜新应用,在畅销应用排行榜里他看到了这个全新的游戏,立马引起他的兴趣。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高中担任过橄榄球队队长,大学担任过联谊会财务的人,迷失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中,蜗居于斗室。而《部落冲突》给他带来了友谊,这让Yao离不开这个游戏。仅限邀请才能加入的顶级部落North 44的部落成员们说,即使在Yao已经退出游戏的今天,他们也把他当兄弟看待。

为了部落成员,更多的是为了自己,Yao想在这个游戏中称王,他着迷于此:像很多资深玩家一样,他每天花很多时间去进攻对手,然后去准备下一次进攻,这么做有点像登山运动。每攻克一个村庄,你可以获得一些奖杯,但稍一疏忽,片刻的分心,你的努力就有可能白费。这也是大多数玩家难以超越Yao的原因:他们或者按错了按钮,或者是在入侵村庄前忘记准备好魔法。就这样,他们只能白白失去一天的收获和训练好的军队。

而Yao成功的关键是几乎疯狂的专注和执着,如果他因为犯错而丢掉得之不易的奖杯,他会在整个周末连续48小时不间断的玩游戏,通过喝红牛来保持精力,直到夺回奖杯。

“我想告诉大家,玩好这个游戏有两个关键:耐心和专注。”Yao说,但他承认别人可能只会用“强迫”或者“上瘾”来形容他。

在1月的时候,Yao登上了这个游戏顶级玩家全球排名第一的宝座。几周后,他的奖杯数突破4000,成为顶级玩家的新标杆。他成了一个网络名人,他母亲在逛中文论坛时都能看到人们在讨论他,他的对手们指责他通过欺诈或者花钱才获得这个位置。当Yao在Twitter上说自己正在进行纳帕酒庄之旅时,一些粉丝都想与他见面。

“我绝不想给人留下任何的坏名声。”Yao告诉我,“最令我高兴的事情是我对孩子的影响力,当我进入你的部落,说‘Hi’的时候,孩子们会说,‘哇~见到你真开心。’真的,这些对我来说是无价的,你知道吗?”

我真正的生活是游戏

凡事皆有代价。要想做世界上首屈一指的《部落冲突》顶级玩家,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为了保持第一的位置,Yao在游戏中至少每周都花250美元(约1500元人民币)。在他主宰排行榜的那3个月时间里,他告诉我,为此至少花了3000 美元(约1.8万元人民币),自己几乎都快变成穷光蛋了。他担心竞争不过有钱的玩家,想要退出游戏。

这时,他所在部落的一个土耳其队友——38岁,商业巨头之子,在游戏中的名字是“凯末尔”( 土耳其国父的名字)——站出来了,对Yao的状况表示同情,并表示愿意资助Yao,花钱帮他买宝石。作为回报,当凯末尔旅行和不能登陆游戏时,Yao帮他代玩游戏。

Yao的经济状况得到了缓解,但同时,这个游戏开始以一种他的队员无法看到的方式,在慢慢吞噬他的生活。

为了了解Yao沉迷于这个游戏的程度,你必须先对这个游戏的设置有一些了解:为了保持你的杯数,顶级玩家必须避免被其它顶级玩家攻击,你可以通过保持时刻在线或者“护盾”(通常可持续12小时)来实现。当你的村庄在一次攻击中受损程度超过40%,或者你的大本营被打掉,即可自动获得一个护盾。

在周末的时候,Yao可以保持随时在线状态以保护自己免受攻击。这意味着在吃饭,洗澡的时候,他都带着iPad。但到了周一的时候,他得去上班,这时候他需要一个护盾。所以他会在黎明前加入另一个部落,并让他原来部落里的顶级玩家队友来寻找并攻击他的村庄,队友们会正好打到40%,足够触发一个护盾。如果以上目的都达到了的话,他就可以放心去上班了。护盾的时间足够长,以保证他在工作日不再遭到攻击。

Yao告诉我:“玩了一段时间之后,我觉得这个游戏更像一个工作,比什么都重要,这已经夺去这个游戏的乐趣了。”

后来Yao发现了一个更简单的方法来保护自己,当North 44的部落成员退出游戏后,Yao将接管该成员的帐号。然后,Yao会用他多个帐号中的一个攻击自己的村庄以获得护盾。为了实现这种方法,他必须把这些帐号的排名都保持靠前,这意味着有时候他不得不同时玩五个帐号。

这种方法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为实现这种方法,一个来自阿联酋的土豪队友给Yao买了三台iPad。为了保持随时在线,他在洗澡时都带着五台iPad,他还给每一台都套上了塑料袋来防止弄湿。

在这期间,当包括我儿子在内的每个孩子都梦想成为下一个Jorge Yao的时候,George Yao都几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瘦了20磅(9千克)。他只有在出门上班的时候才离开所租的公寓,他的同事也都不知道他在玩这个游戏。当我们谈到这里时,Yao说自己在办公室过着“克拉克·肯特(超人的伪装身份)的生活”,其含义是,他的真实身份居住在一个有着圣水采集器和亡灵的世界里。Yao告诉我:“我每天工作只是为了能有钱支付账单,我真实的生活是游戏。”

用这样的方法来在《部落冲突》中保持领先地位简直让你意想不到。这种情况很可能在其它游戏当中也存在。凯末尔告诉我,他听过太多因为玩《部落冲突》而导致夫妻离婚或者倾家荡产的故事了。所有这些都对像Supercell这样的公司提出了一个疑问。Supercell的高管一再拒绝和我聊关于Yao的话题。纽约大学游戏中心主任弗兰克·兰茨(Frank Lantz)向我解释说,游戏公司关注的是“拓宽漏斗”——也就是说,把游戏向尽可能多的用户推广。

兰茨说:“然后游戏公司会发现有一些玩家像博比·菲舍尔(Bobby Fischer,美国国际象棋世界冠军) 一样——疯狂,痴迷。我觉得游戏公司不懂如何与这些玩家打交道,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不想把游戏打造为专业玩家才会喜欢的游戏,他们宁可这种高玩不存在,因为他们没法控制高玩。”

在进入《部落冲突》世界六个月后,Yao决定放下iPad,陪几个朋友去拉斯维加斯度假。他把自己的帐号交给一个在佛罗里达州的队友保管。当Yao度假回来后,他决定退隐江湖。

Yao在线贴了他的告别演说。在演说中,Yao说,他想成为一个游戏顾问,正在考虑其它的工作机会。换句话说,他去做了一个工作面试。我们相遇的时候,Yao已经同意去为一个名为《武士围攻》的游戏做顾问。这是一款类似于《部落冲突》的游戏。一家名为Space Ape的英国游戏开发商因此给了他一些股权。本月早些时候,Yao从Space Ape接受了一份游戏市场营销专员的工作,搬到了伦敦。

至于《部落冲突》,Yao告诉我:“现在我甚至不敢打开这个应用了。”今年十月,在Yao离开五个月后,一个名为“Vietnam Flag”的强大部落终于超过了North 44的总杯数而成为游戏中的第一部落。但Yao保持顶级玩家第一位置的最长连胜记录仍无人可破。

Yao带着一种夹杂着自豪和自我厌恶的情绪告诉我:“回想起来,我一定是疯了。我曾经如此沉迷于这个游戏,我知道这是不正常的,但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意识到。”

他们还好吗

在我遇到George Yao的那天,我和儿子被从我们的部落里踢了出来。部落首领宣布,要把部落打造成为游戏中的顶级部落,显然我们拖后腿了。如果说我没有因此感到失落和受排斥,我是在撒谎。在这几个月里,我一直在想念我的队友们,他们是否一切都好?

当社交媒体出现之前,我们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当中,我们乘坐交通工具去取回干洗好的衣服。我们理智的对待这个世界,再简单不过了。

而现在,当一个像George Yao一样的男人,成天麻木的与抵押法规打交道,晚上回到家后,进入虚拟的部落,与朋友们分享自己的生活和战斗经验,在游戏中爱和欢乐。谁能告诉我哪个是真实的,哪个是虚假的?

如果一款游戏能让你出名,让你获得真正的友谊,甚至一份新的工作。那么为何它不能成为(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你生活的重心?

不过你得考虑下这样的可能性:你一个人无依无靠的在一个大城市中工作和生活,租住在一个幽暗的公寓当中。你一直在寻找归属感和灵魂庇护所,直到有一天你醒来,发现自己带着一堆iPad在淋浴。

让我感到宽慰的是,我的儿子接受了我们忽然被从部落中踢出来这一事实。当我带着Jorge Yao亲笔签名的纪念品从旧金山回来时,他已经加入了一个新的部落。他重申了他的梦想:在2015年时,成为世界上排名第一的《部落冲突》顶级玩家。这是他的梦想,我没有因此鼓励他,因为我现在明白这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