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快报

手游娱乐营销怎么玩儿?

手游娱乐营销怎么玩儿?

手游如何做娱乐营销?这是CP与发行商等都特别关心的一个问题。

最近飞流代理、腾讯光速工作室研发的《全民斗三国》开始推广,请女星周韦彤做了一系列宣传。此前飞流代理的另一款游戏《啪啪三国》也是借艺人推广;更早以前飞流与中手游联合发行的《龙之召唤》还被羽泉组合投资。

游戏葡萄君就娱乐营销主题与飞流副总裁王可进行了交流。王可最早是腾讯娱乐频道主编,后来负责腾讯微博还有腾讯视频的战略合作,在腾讯工作接近十年。以下是他对飞流过去一年手游娱乐营销推广的复盘。

1. 用户定位

做营销的前提,是要更加精细化的分析我们的受众是什么人群。

比如飞流代理的《啪啪三国》跟《全民斗三国》这两款游戏,都是三国题材,也都有国战玩法,但看起来还是不一样,我们使用的营销方式也不一样。

《啪啪三国》本身是款重度游戏,可以比作一部电影,或一部大的电视剧。所以一开始我们的广告都是比较重度的,包括公交、院线贴片广告,包括跟羽泉的合作,还包括要做的玩家见面会。(葡萄君注:《啪啪三国》推出过给充值达到对应名次的玩家赠送羽泉演唱会门票活动)

给张馨予光那一组海报就花了20万,所有的衣服和武器都是量身定做,摄影师是《男人装》御用摄影师,微电影监制是知名历史剧导演高希希。现在张馨予微电影有300-500万的点击。

而《全民斗三国》是腾讯开发的,综艺咖,定位是全民,更像一档综艺节目,大众化,就用更轻的做法去做。

我们找高希希做了2只微电影,周韦彤站台做主演,让她拿着剪纸、鞭炮,有着过年的气氛,更轻一点。还做了百万现金回馈活动,送玩家现金。

同类型的产品,用不同的人去做营销,风格就会不一样,可能是对游戏的定位不一样。这样一来,玩家看到两种宣传的感觉是不一样的,用心做还是有成果。

2. 挖掘艺人

我们的大品牌战略,不光给飞流做品牌推广,还给CP制作人做,能服务于我们的合作伙伴,都帮忙打品牌。对合作艺人也有提升。

《龙之召唤》让羽泉从艺人变成投资人,当时“《我是歌手》歌王羽泉首次投资手游界”的新闻,不仅出现在手游媒体行业媒体,还有财经媒体,还登上社会版面。后来羽泉做上瘾,又去投资了某智能手表,后来又跟李静合作。

《啪啪三国》让张馨予亲自参与定位,成为广告创意总监。当时也有几个跟张馨予同一level的女星,看到样片要求不收钱请她们拍,但当时只适合张馨予,她刚跟李晨分手,一直扮演的是李莫愁的角色,广告与她本人的融合做得特别好。

3. 大胆出位

比如现在很多游戏请ChinaJoy Showgirl甚至日本AV女优宣传,如果我们做,会用什么策略?

飞流马上有款游戏要发,暂时定名《三国艳义》,我们营销之前会跟CP去聊,问他们到底有什么武器有什么弹药。然后就问到几个点,慕和告诉我们这是第一款中日合作的游戏,所有的插画师都是日本人;游戏会先在日本区上线,再回到中国区。

那么就有用AV女优做宣传的契合点了,但如果我们真的要用女优,会比别人用得还狠。

我们要跟日本某个AV株式会社合作,中国玩家花钱,我们送他去日本跟女优见面。如果《三国艳义》的玩家是屌丝是宅男,那么没事,可以满足他,让玩家去参与AV视频的创作,跟女优一起。

4. 造IP

2013年,除了《啪啪三国》,还有《武侠Q传》、《神雕侠侣》、《我叫MT》这三款游戏的营销给我很大震撼,他们的推广都是非常用心在做。游戏本身也是强IP。

说到IP,飞流今年二月份会发一款《我去西游》的游戏,开发商的CEO是一个热爱动漫的人,公司前身是一个动漫公司,是给美国Dreamworks做代工的。我们就说,一起来做动画片吧,我们倒过来做IP。咱们先把动画片做火了,能节省很多的游戏推广费用。

头几集我们会重点看数据调研,刚发布了第一集,放出来当天在腾讯单平台就有两百万的点击量,到现在有一千万,其中爱奇艺最高,有四百万。第二集已经做出来了,但是配音还不满意。

后续准备按照美剧模式去做,24集,一周一集,根据最热门的事件去编段子编包袱。由于我们有明星资源,还会给这动画加入明星授权,配音或者形象。比如师徒四人来到了云南,遇到了《爸爸去哪儿》的王岳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