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快报

投资人眼中,今年靠谱公司的三个标准

投资人眼中,今年靠谱公司的三个标准

2015年,手游市场风云变幻,资本沉默不语,CP扑街一片。

近日,泰岳梧桐资本副总裁安静以投资人的身份,与葡萄君分享了在他们眼中利好产品的要素,以及团队值得投资的标准。从理论上来说,只要你符合这些标准,再规避她提到的各种死法,应该就能获得足够的投资,撑过这股寒潮。

1454034852525726.jpeg
泰岳梧桐资本副总裁安静

投资逻辑一:足够细分的赛道

“2015年我们投了20多家CP,总的来说,遵照了两个逻辑:

第一,赛道够不够细分。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上半年,我们认为包括SLG在内的策略游戏可能会火,毕竟电竞、枪战游戏对操作都有需求,而策略游戏更适合手机。那我们就会在2015年上半年开始在这个细分领域做投资布局。这种游戏不一定是爆款,有可能看起来月流水只有千万级,但总生命周期长,如果12个月内,每个月的流水都有7,800万,对于中小发行和CP,就都能挣到钱了。

策略游戏本身是一个细分领域,但我们会在这个基础上做更细分的布局。比如一个和桌游炸飞机玩法相同的游戏,有的飞机占两格,有的占三格,双方的飞机不可见,然后回合制相互猜格子。这个游戏也是策略类,而且在海外的拥有相当的玩家基础,基于这个玩法,很适合做全球服。

1454034854735813.jpeg

再比如大富翁类的商战游戏,模拟经营+策略。这是一个比较成熟的玩法,用户基础不错,但市场上爆款少,所以仍旧会有机会。这种例子还有一些,策略游戏是可以不断细分下去的。

不是所有细分领域我们都看好。比如上海有几家不错的老端游厂商背景的创业团队,他们做MOBA类游戏经验丰富,但我们真心不敢投。虽然移动电竞是个诱人的细分领域,但这是大厂必争的细分。我们在投早期的游戏项目的时候,会锁定一些大厂暂时不作为重点的领域,比如足球。

比如一家深圳的CP,他们大部分团队都是球迷,对体育和足球有很深的研究。而且足球游戏有很多门类,而他们只做策略。他们自研自发的《足球大师》长期都在畅销榜的前一百名,现在已经有钱去拿球队的版权了。他们就是典型的抓住一个细分当中的一个品类,然后进行深挖。军事题材也是一样。我们只投了一个军迷做的项目,他们也很专注。

1454034855558582.jpeg
《足球大师》截图

至于二次元的机会也很多。前几年二次元向的游戏比较少,二次元用户对游戏有相当的饥渴度。但我们在找CP时发现,次元壁真的存在。真的懂二次元的CP,往往他们对公司的运营管理能力,离可以被投资的基础要求还是有差距的;而管理能力上去了,团队成员又多半只是泛二次元。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一些CP会跨越这个鸿沟。

虽然有一定受众的细分领域我们都非常看好,但细分领域其实是非常难做的,你一定要既懂这个领域,又懂你的用户。而且如果以前你没有在特定品类的长期积累,你不一定不靠谱,但是我们出于风险考虑不会去投。

我们认为,小CP的生存之道,应该是专注于一个细分领域。最近一家有策略游戏基因的公司做了一款足球游戏,我认为这只是一个尝试。一些大型游戏公司所谓的在多个细分领域布局,大多也只是一种商业逻辑,实际操作起来不一定比小CP优势大。

投资逻辑二:有没有微创新

第二个投资逻辑,是有没有微创新。

赛道选对了,只换皮肯定是成不了的。但是完全创新的话,CP做起来可能觉得很有挑战,很爽,但对发行商来说风险太大。所以要在保证核心玩法乐趣和品质的前提下做微创新。

微创新可能是玩法上的。比如格斗游戏看似不创新,但《红雀》系列的下载量为什么能到1000万?除了品质出挑之外,《红雀贰》还做成了FTG实时格斗。这是一种对技术要求比较高的创新;

1454034855825968.jpeg

微创新可能是题材上的。比如《有杀气童话》,它还是ARPG的玩法,但选择了讨巧的欧洲童话题材。大家对白雪公主、小红帽的认知很明确,而且童话也没有版权限制。

当然,现在没有版权限制,又被大众熟知的IP越来越少了,而且主流品类的题材都比较固定。像MMO要吸引端游用户,那大部分都是武侠仙侠等在端游时代很有玩家基础的IP。ARPG更是要套好的IP才能吸量,SLG则需要宏大的世界观,无非也就是三国、欧洲中世纪等等;

微创新也可能是包装上的。比如《忍者萌剑传》会加入吐槽游戏公司的大段剧情和代入感较强的动画内容;作为传统的卡牌游戏,《熹妃传》改变了攻击的包装,“掌嘴”、“鞭挞”等宫斗中常用的字眼招式。它的用户定位非常精准,就是喜欢宫斗的女性用户,所以能保持榜单5,60名的位置。对于中小CP来说,这种对用户定位的把握,最需要修炼;

1454034856197648.jpeg

综合起来,微创新对策划的要求很高,我们从投资的角度也更偏爱策划出身的制作人。

投资逻辑三:看人靠不靠谱

虽然游戏是文化创意产业,早期项目的判断标准不完全是对创始人的逻辑判断。但我们投的是公司,而不是项目,所以仍旧认为对人的判断比重在游戏行业投资中会占到50%的比重。我们对创始人会有以下的要求:

第一个是基础素质。创业没有一帆风顺的,面临困难时,最大的压力总会在CEO和合伙人身上。你能不能抗住压力?怎么面对?怎么解决?

第二个是分享精神。游戏行业不能只靠单打独斗解决问题,你闷头做产品,默默无闻,做出现象级产品还好,但如果产品同是B+或者A-,发行商凭什么选你?你可能连测试的机会都没有。长期的分享与合作会决定你的人脉,决定你的商务能力。

第三个是狼性。我说的狼性不是硬抢,而是要能持久拼搏,心要大。这三点达不到,在已经丧失人口红利的当下,一旦公司决策出了问题,那基本就无法翻身了。

1454034856986768.jpeg

举例而言,如果一家公司留住核心员工,只能靠高工资或是股权激励,那一旦短时间内看不见希望,核心成员就有出走风险。CEO的性格决定了整个公司的风格,一层接一层的传染;公司的业务走向决定了员工的认可度和忠诚度。我个人认为,昆仑就是一个很正向的例子,狼性精神自上而下的传达。

这是管理者本身的问题。对于中小CP,还有一个核心成员的稳定问题,也就是制作人、主策、主美、主程是否稳定配合,以及股权配比是否合理。

1454034857430898.jpeg

某大厂CP旗下并购有十多家子公司,都是60%控股,这些子公司团队成员在实际工作中,创业心态自然就弱一些,产出爆款游戏的几率就低一些;另外一些大厂,也不乏核心业务线的负责人出走,整个业务线就废掉的例子。这些案例通常与股权激励措施关系重大。当然,大厂实力强,可以有缓解的余地。但对中小厂来说,这就是致命的打击。

之前有一家创业公司,融资和估值都很可观,团队是明星团队。但是做了一年就分崩离析了。原因很多,但分析最核心的原因,技术、策划、发行负责人都很出色,也都很强势,而三位股权的配比是1:1:1。那遇到分歧谁来最终决策? 

团队的死法有很多。有策划不行,游戏上线被验证挣不到钱死的;也有美术不出彩,留存都不达标,连玩法的验证机会都没有就死掉的;也有技术不过关,回档掉线,内测崩溃回炉重制,错过市场节点的。这种例子太多,大都尸骨未寒,就不鞭尸了。

经过2013-2014年的野蛮生长,2015年手游CP产品积压,赶上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竞争愈发激烈。再到现在,市场终于进入了比拼产品的状态,大多数投资机构已经不看这个行业了,估值理性了许多,对我们来说,市场的理性回归反而是个很好的投资机会。2016年,我们会继续坚持对手游行业的投资策略。

关于泰岳梧桐:

泰岳梧桐游戏产业基金是由北京神州泰岳集团发起,联合深圳前海梧桐并购投资基金以及游戏行业多家知名公司,所设立的面向移动游戏领域的投资基金。

泰岳梧桐游戏产业基金专注于移动游戏中早期阶段的投资,致力于打造一个涵盖游戏开发、发行、渠道全领域以及资本运作全过程增值服务的移动游戏生态链。


关于作者

托马斯之颅,刚刚20岁的95后,关注VR、独立游戏领域。有好的产品或想法,欢迎添加微信:lunzhao95与我兜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