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快报

吴刚:游戏世界的虚无与真实

吴刚:游戏世界的虚无与真实

本来上周末的分享,我想讲游戏世界与虚无的一些话题。后来担心大家是来听人民币的,又很担心大家觉得咱装B,夜里就把内容改成了网游游戏生命周期,后来果然效果不错。

这个周末有空了,还是想说说这个话题。

那就先从我国规定的游戏防沉迷系统说起吧!

我国防沉迷的具体内容是:累计游戏时间超过3个小时,游戏收益减半,累计游戏时间超过5个小时,游戏收益为0。

可以看出我国政府是将“沉迷”定义为时间的长度。的确,时间的消耗确实是沉迷的一种表现形式。但我们为什么会沉迷呢?到底沉迷什么呢?

我们看一下亚伯拉罕·马斯洛这个天才说了些什么。他认为人作为一个有机整体,具有多种动机和需要,包括生理需要、安全需要、归属与爱的需要、自尊需要、自我实现需要。他认为,这些内容是从底向上,逐次需求的。

可以想象,如果某种事物满足了部分、甚至全部的需要,不沉迷可就奇怪了。那么人类除了佛祖好像就从来没清醒过。

那游戏又是一个什么东西呢?记得几年前,我向几位和尚求教过这个问题。我问他们对游戏怎么看。有位在清华念过大学而后出家的和尚跟我说,其实游戏世界与佛所说的世界有相似之处。一切有为法皆梦幻泡影,或者三千大千世界存于一沙砾。再或者我们似懂非懂的那个“空性”。

呵呵,的确佛所说的世界都是虚无的,那么还有什么是真实的呢?如果我们的生命都虚无的,那么我们所经历的游戏世界与所谓的现实世界又有什么差别?

你会说,你高抬游戏世界了,好吧,我们再往下想。

佛教里有这么一个字“念”,说一呼一吸便有一念,一念便有了八万四千烦恼。起心动念了,即便不去做,也是真实的。还有很多哲学、存在主义的大师们说:存在就是一种感知,存在先于本质,存在就是一种个人主观的存在或者主动变化。

看来他们都不会把我们眼睛看到、耳朵听到、可以触碰到等等这些东西说这才是真实。呵呵,如果只有这些是真实的,牛顿聪明吧?不也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扯远了,我来举个例子。

按照常理,电影也该是假的吧?典型的幻象。假使有天你看了部感人的父子情深的电影,从影院出来之后,回想起了自己的童年,突然拿起了电话,给自己远方的父亲简单问候了几句。这电影还是幻象么?它是不是已经延伸到另外一个“幻象”中了?

再举个游戏的例子,一个女玩家,在游戏里经常得到某个男玩家的帮助,最后竟然嫁给了这个男玩家了。你说他们是存于幻象中么?这感情是从哪里飞来的?

这几个例子说明了我们所说的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是存在很多的交集且还是存在相互影响的,甚至超乎我们的想象。另外,我们常说的那个虚拟世界,其实也是能单独存在的。只要你用心了,只要你投入时间了,那个世界便有了。

回到最初我们说的,游戏既然是这么一个世界,那么沉迷在所难免了。我们真大可不必再去纠结于这世界的真假,认真的守护住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念”如同在现实世界一样。

游戏的世界未来会超出我们的想象。

2013年11月2日 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