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快报

那些漂亮的游戏约玩妹子都是怎样的一群人?|葡萄视点

那些漂亮的游戏约玩妹子都是怎样的一群人?|葡萄视点

为了带来更好的阅读体验,我们对原「葡萄一周」栏目作了拆分,「葡萄视点」将在每周日推出,通过一篇文章提出一个有趣的视点邀请您来讨论。

视点|约玩妹子都是怎样的一群人?

约玩,不管是对于电竞端游,还是相对比较传统的网页游戏,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词汇,在游戏、工作室、甚至网吧的多种宣传中,早早就有各种“美女陪玩”之类的口号,而且推广过程难免会有很多擦边球内容。

移动时代,虽说以往那些暴露的宣传少了一些(小城市或许还有很多),不过通过一些APP下单,找个约玩妹子,选到指定网咖,陪你玩游戏还是相当简单的。除了上网需要缴纳的费用,你只需按照既定的价格付给这些妹子们佣金就好。

大概是由于部分媒体的报道,在很多人心里,约玩这种职业似乎和某种交易划上了等号。等等,真的是这样吗?

失喵

LOL / 王者大师

1460300284780156.jpeg

由于家里开过网吧,失喵在2、3岁的时候就开始接触游戏了。“市面上只要是你听说过的,还比较知名的游戏,我基本上都玩过。”从外表上完全看不出她的性格会有如此豪爽的一面,“很多男生技术都不如我的,他们都认我当大哥。”说到自己的游戏水平,失喵很自豪。

作为女生,喜欢玩游戏,技术还很好,失喵觉得非常正常。“每个人性格不一样,有的喜欢唱歌,有的喜欢逛街,我就喜欢玩游戏,有什么好奇怪的。”她从S3赛季开始玩LOL,还不到3年的时间,但技术已经足以秒杀很多男玩家。

失喵的本职工作是模特,也做模特经纪人。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和网鱼网咖合作举办一次活动时,恰好网咖的负责人问她会不会玩游戏,接着就入驻了网鱼推出的线上约玩APP鱼泡泡,做起了“游神”,至今已经接单有3个月的时间。在入驻鱼泡泡做游神之前,失喵是知道约玩这个职业的,只是很多约玩都是以工作室或者网吧员工的形式进行工作。对她来说,这样的约玩中介抽成比较狠,酬劳非常低,同时还要求他们像上班一样,有固定的工作时间,时间约束性非常强。

除去白天有本职工作,失喵一般会在下班后或者周末接单。有时在工作之余,她也会在下午接一些单,时间很自由。鱼泡泡规定游神可以自己定价,一个月能调一次,失喵给自己定的价格是199元一小时。即便是这样的消费水平,很多客户想约她基本上都得提前预定,排得很满。

1460300288383394.jpeg

“有的媒体,就是喜欢找噱头,比如色情,做很多负面报道。”做了约玩之后,失喵觉得大多数人都是很正经的,没有那么多肮脏的内幕,“因为他们喜欢这样的爆点,所以大家就看到了一些不太好的方面。”很多朋友都觉得失喵做这样一份工作很好,没有接单的时候他们还能一起玩游戏,“朋友都觉得有大神带。”在朋友中,失喵的游戏水准也是最顶层的。

包括家人。失喵的妈妈知道女儿在做什么,但她从来不担心。只是失喵妈妈会认为,这个职业虽然很自由,但不是很稳定。不过她也觉得只要女儿喜欢就好,至少比那些陪酒之类的工作要好很多。

失喵把所有遇到过的客户大致分为三个类型,一是学生,可以有更多交流,玩游戏也更有激情,可一旦输了容易打出火气;二是老板,游戏水平稍微有点低,但他们的心态很轻松,一起玩游戏会更娱乐;三是休年假的程序员,好不容易休个年假,心态会比较平和,但也会玩得很努力。

“我其实是个暴脾气。”失喵总是这么形容自己。有时候她也会遇到比较合自己口味的客户,比较聊得来,他们在遇到坑队友时会一起在泉水里挂机,“我感觉客户都被我带坏了,哈哈。”她也遇到过特别可爱的客户。毕竟约玩的消费不低,所以会遇到一些老板级别的客户。有次就遇上了一个感觉玩得笨笨的老板,但这位老板还一直强调,他要做老板里最会玩游戏的,会玩游戏的人里最有钱的。这位老板打得特别认真,还非常严肃地跟失喵讲,“你稍微打得坑一点,我不要躺赢。”

当然也有非常奇葩的。失喵曾遇到过约写作业的客户,对方下单之后一个劲追问,“学历如何?”“能帮忙写作业吗?”“会高数吗?”“约到网咖,我把作业带过来。”她真是哭笑不得,最后只能告诉对方,“高数都忘光了,你找找别人吧。”

因为不喜欢跑来跑去,所以失喵喜欢接时间比较长的单,一般是通宵。“线上的单子比较少,线下的多一些。”老是接线下约玩的单子,失喵倒也从来不必考虑安全问题,“都是约到网鱼网咖的线下店里,环境也还不错,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做约玩这么些日子以来,失喵觉得尽管约玩算是电竞行业的边缘职业,但还是会对电竞的发展起到一定的帮助。“比如带更多老板了解这个行业呀。”她打趣道。

Adela

CF、LOL / 黄金

1460300289604750.jpeg

Adela应该算得上是做约玩的这些妹子中年龄最小的了。她接触游戏其实才1年半的时间,最早还是从玩CF开始,而且都是朋友带着她玩。去年8月孤身一人来到北京,在和网鱼的负责人聊过之后,就开始做约玩了。她都接CF和LOL的单子,但她总是这么评价自己,“我觉得我自己好坑。”

Adela在LOL里的段位是黄金,算不上高,她经常会遇到的客户都会是钻石的,遇到这种水平的客户,“经常都是他们带我。”其实她有几个英雄玩得特别好,主要是走位有问题,对打排位也不是特别感兴趣。

1996年出生的Adela是怀揣着梦想来北京的。“这样说很俗,但我就是个俗人。他们都说我是个2B。”Adela跟很多朋友都能聊得来,包括很多客户,但她会比较慢热。或许是出于年龄小,熟络之后,一些客户都特别喜欢逗她玩,包括在鱼泡泡APP中给她留言,都是互相开玩笑的话。她的朋友很少,原本的很多朋友主要都是上班族,几乎不怎么玩得来,但也不会对她玩游戏有什么看法,普遍都会觉得她年龄小,爱玩是很正常的事。

她其实是想来北京找工作的。在来北京之前,她在老家的一家广告公司上班。虽然Adela并不喜欢北京,压力大,但她觉得更能激发自己去努力奋斗。不过来北京半年多了,她还没找好工作,一直在做约玩,好在这部分报酬完全可以维持她在北京的日常开销。

Adela从来没想过玩游戏也能成为工作,但做约玩的事,她从来没跟家里讲过。毕竟父母对这个行业一点都不了解,她怕父母担心,只能骗家里人说还是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包括在老家的一些朋友,她都不曾说过。

1460300289888560.jpeg

游戏原本算不上是Adela的爱好,但现在她很喜欢玩LOL。不过她说不上来为什么,或许是出于工作,“因为能赚钱吧,我真的是一个很俗的人。”她的客户中,“大叔”相对会比较多一些(对比年龄),技术普遍也是黄金/白银段位的比较多。有时候也会遇到钻石段位的,但她觉得有的钻石还没她玩得好,通常会在接单时吐槽一句“你这号是不是找人给代练上分的?”

她也经常遇到一些比较好玩的客户,再加上她自己也老说“我就是个逗逼”,总能玩得特别开心。她会和客户一起练习英雄,有一次己方总共20个人头,而对方则70多个人头在手,输得相当惨烈,但她依然和客户一起玩得特别欢乐。她觉得有的人说话特别有意思,就会顺着他们的话说,“大家一起逗。”

到现在她的很多客户都是熟人,就喜欢互相开开玩笑。Adela很喜欢这些通过玩游戏结识到的朋友,她觉得这样的朋友会很真诚,而且她从来都不觉得这是一份工作,只当做是大家能在一起开心地玩游戏就好。“平台抽成比较合理,每个月能赚很多。线下也都是约到网鱼店里,很安全。”对于现在的工作环境,她也不觉得有不好的地方,“至于那些色情之类的,只要做好自己就好。”

Aife

DOTA2、LOL / 钻石

1460300291524219.jpeg

Aife也是兼职在鱼泡泡平台做约玩的。比较有意思的是,她的英文名“Aife”的发音应该为“依法(音)”,但总有朋友喜欢叫她“爱妃”。提到玩游戏,3岁就开始接触红白机,6岁就开始接触PC的Aife说起她玩过的游戏滔滔不绝:《沙丘2000》《红警》《大富翁》《古墓丽影》《星际争霸》《魔兽争霸》……

由于特别喜欢玩游戏,Aife还在学校那会就显现出了很大的不同。尤其是还在上大学时,她总是没日没夜地玩《魔兽世界》,实习那会还趁不上班的空挡,7点准时出门乘地铁从始发站到终点站去打金团,Aife笑着说,“跟上班似的。”

Aife是一家传媒公司的HR,负责赛车、房车相关的业务,跟游戏没有半毛钱关系。她之前在别的网吧做过约玩,就是很简单地陪客户打游戏,但后来网吧的约玩业务取消,所以她在去年夏天来了网鱼,成为了鱼泡泡APP上的一名游神。喜欢玩游戏,跟人一起开心打游戏还能赚钱,Aife觉得这份工作非常适合自己。

其实Aife妈妈原本非常反对女儿打游戏,老说她“你有玩游戏的功夫,看会书行吗?”现在发现Aife做这个挺开心,还能赚点零花钱,就想通了,觉得反正女儿还很年轻,如果她愿意用时间去玩游戏、挣钱,只要能开心就好。现在Aife妈妈很支持她。只是偶尔,因为Aife会在下班后接单约玩,可能会影响到吃完饭,免不了担心一下。

1460300292139799.jpeg

起初Aife比较喜欢玩DotA,特别看不上LOL,只是后来在接触一个月之后发现LOL并没有那么简单,就开始认真对待,段位也打到了钻石,在妹子中已经算是高手。自打做了约玩,爱好变成了工作,Aife会在玩游戏时变得非常认真,“毕竟人家花了钱,有责任感。”如果是自己休闲一下,则会玩得比较随意。

Aife遇到的客户基本都是白银/黄金段位的选手,偶尔还会遇到那种刚上手的新手,甚至有那种“不但坑,还觉得自己玩得特别好”的客户,简直无语。甚至还有一些新手,要求必须赢,自己的战绩还要好看,遇到这样的土豪型老板,Aife也只能叹一声“没办法”。

她也会遇到一些比较奇葩的客户,比如说话毫无逻辑的,或者喜欢自言自语的。她还曾遇到一个原本是玩DotA的老板,找她下单让Aife教他玩LOL,结果这位老板居然上瘾了,而且每次到网鱼就点名要约Aife来陪他玩。有时候Aife因为某些原因不能接单,这位老板能在网咖等上一天。

至于传闻中的各类“约P”“色情”约玩相关的消息,Aife也听说过很多。她们很多做游神的妹子自己组建了一个群,如果有谁遇到了不规矩的客户,包括这些客户说过的话,都会PO到群里边,互相提醒“谁谁谁就是想来约P的”。此外,她们也能通过鱼泡泡APP举报,平台会对这些客户的账号进行冻结。

尽管所有的约玩妹子们都会考虑选在品牌比较大的网咖,安全问题可以得到保障,但是,“这种事也没办法避免的,毕竟客户出于什么动机,我们不能预见。”Aife对这种事也表示很无奈,“一些小地方的网吧可能会有这样的事,但不能把我们也算到那里边去呀,我们做好自己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