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快报

天舍联合创始人陈晟:14年入局VR,我如何拿到融资?

天舍联合创始人陈晟:14年入局VR,我如何拿到融资?

陈晟算是国内最早投身VR的创业者,但与葡萄君见面时,他却穿着格子衫,背着标有EVE的双肩包,整个人轻快欢脱,全然没有想象中创业做VR应有的压力。

1460652730808788.jpeg
天舍联合创始人陈晟

陈晟表示,他们的第一款游戏《会哭的娃娃》将在6-7月上线Oculus和Steam,并有信心在PS VR上全球首发。而Demo版本也已经送审通过HTC Viveport。

然后,陈晟坐在咖啡厅里,一边啃着一只鸡腿,一边向葡萄君讲述了天舍文化传媒发展的历程和他对VR产业的一些看法。在他的口中,做VR似乎并没有那么艰难。

葡萄君:您之前做什么,为什么会创业做VR游戏?

陈晟:我在2K工作室工作了4年半。刚开始做项目管理,后来做到制作人,主机、PC、网游、手游都做过。

2013年的时候,我就开始关注VR,也做过OculusRift吧的吧主,并在QQ群里结识了许多现在的VR创业者。后来我和同事一起做了个Demo,踌躇满志想找个百万级的投资。

结果投资找得特别不顺利,投资人不知道VR是什么,给他科普也将信将疑。于是,我在2014年8月离职,准备先出来再搞。当时想的是VR得先从线下才能赚钱,所以找了个做过真人密室逃脱的合伙人,又拉了一些同事一起做游戏。

葡萄君:那不担心做VR赚不到钱,招不到人么?

陈晟:还真没有,招人是找一个准一个。现在对VR游戏感兴趣的游戏开发者渐多,而长时间专注VR游戏,公司也比较成规模的少,所以供需还是平衡的。对于一般员工来说而且现在开始从事VR游戏开发,可以积累经验,就算一个项目或者公司失败了,以后在职场上也会比较抢手。所以现在是加入VR创业公司打工的黄金时期啊。

现在游戏大厂都有布局是明摆着的事儿,这个趋势不可逆转,只是他们的投入大小不好说。如果今年有个爆款,大厂可能就“我擦!”,像洪水一样;但如果没有,那可能就会保持几十人的规模,跟创业公司的规模也差不多。但这时,先发的VR游戏团队也有一支稳定的有经验的老兵团队了,非常可以一搏。如果今年没有爆发,这些团队也可以继续积累更高的技术和经验壁垒,控制好成本和收益就好,不要盲目扩张。

葡萄君:那从创业到拿到融资,公司做得很艰难吧。

陈晟:一开始很难,中间就靠我们几个的钱。但等到2015年春节后,我能感觉到找我们的投资人越来越多了。看各种VR新闻,国外大厂也陆续进来,当时就放心了,知道自己做的方向肯定会越来越有价值,就做得比较坚定。就等硬件发货的节点。

结果谁知道,2015年下半年VR突然就火了,这个火得出人意料。很多人是虚火,泡沫太多。但资本市场炒起来,对我们这种早就开始积累的创业者很好。现在你来看我们,我们什么都说得出来,团队也完整。咱们不需要To VC讲故事,真真实实把东西做出来就行。

1460652730790721.jpeg
《会哭的娃娃》场景

葡萄君:公司拿到投资是什么时候?

陈晟:天使轮投资是去年敲定的。当然,融资归融资,公司自己也得有收入。我们的战略是国外线上做下载收费,国内线下进体验店分成。国外这块,在预期里,Oculus、索尼、Steam加在一块,我们希望有3万套销量,定价在10美元的话,那项目就已经盈利了。这个项目的成本也不高,在百万人民币以内。

葡萄君:可现在很多手游转VR的团队,似乎都拿不到投资。

陈晟:在爆款已经出现,人口红利即将到来的时代,“无脑投”确实是个不错的方法。现在可能还要等3-5年才能到达这个时代,纯财务的投资人没那么着急。但这不影响你做一些小的尝试。比如稍微少拿一点儿钱,团队人数也少,找一个特定的题材,不管线下海外,先把盈利先做起来。

现在这个阶段,我觉得你好好做,拿个小范围的投资没那么难。一些城市已经陆陆续续推出了专门的VR孵化器,房租也低,再拿一点儿种子轮投资,还是可以做的。

葡萄君:《会哭的娃娃》开发时趟过了哪些坑?

陈晟:最难的问题是在保持沉浸感的同时,如何避免晕眩和穿帮。比如我们尝试了很多种移动控制的方式,最终确定了瞬移+音效的方式,这样玩家会觉得瞬移是一个时间快速流逝的过程。

此外,因为是第一人称,所以我们加入了身体驱赶和手上的动作,以此增加玩家的情感代入和沉浸感。再加上我们主人公还是女的,所以低头时还挺有看头……

1460652731354983.jpeg
图文无关

项目管理方面,要保证在眼睛里看到的效果。只有眼镜里看到的效果才是真的。这一点非常重要。

葡萄君:为什么会想做一款密室解谜游戏?

陈晟:因为一开始想做线下。我们也想尝试多一些的品类。如果这款游戏,或者市面上其他的探索解谜游戏获得了用户的喜欢,那我们可能还会做续集。如果效果没那么好,那就直接放弃。现在没有人知道哪个品类会火,市场上也没有证明过。

1460652732493908.jpeg
《会哭的娃娃》场景

我们的第二支团队已经搭建完毕了,具体类型还在想,大家之后会一起头脑风暴一下。

葡萄君:很多人都在炒线下,但似乎没看到特别好的案例。

陈晟:现在全国的VR线下体验店可能有3000+,以蛋椅体验点为主,真正的大型主题公园确实不多。

我看到的线下反馈是,有些地点,上来1,2个月很不错,一个月营收6万以上都有可能。但这个地方的人流是固定的,可能方圆几公里左右。洗完了这一波,就没有新的人流和回头客。

有些人会转让店面,换一个地方继续做。所以,你要是上来就签1年的房租合同可能不划算,但如果只跟商场租了2-3个月,或者只分成,不缴房租的话就还好。

葡萄君:这么说,线下体验店很难有长期的发展。

陈晟:但其实线下体验店已经沉淀到三四线城市了,大家心态不一样。这又不是创业公司,动不动想做个腾讯、小米。我就投个十几万,做夫妻老婆店,赚一赚。其它小本生意前两个月挣得还不如这个多呢。再说现在HTC Vive也发售了,很多网吧都考虑接入。这样除了蛋椅的体验点之外,又开拓了新的线下场景。我们也已经和顺网合作了,以后线下一定会更有发展的。

葡萄君:可如果不是刚需,个人VR还是很难普及。

陈晟:确实不是刚需,我觉得VR主要为了娱乐而生:影视,游戏。

VR就是一个高级玩物,主机、高端电脑是刚需么?很多只是用来打游戏的,但他们都有很大的市场。既然VR也是娱乐工具,那它也会成为这样的市场。足够了,光VR游戏就会是大百亿美元级的市场了。

我觉得AR以后会成为刚需,会代替手机,而游戏在AR领域也会跟手游一样是一个很大的市场。VR游戏和AR游戏,有点儿像PC游戏和手机游戏,一个更便携,一个更有沉浸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