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快报

当游戏外企遭遇中国式办公室政治:传Konami中国大裁员

当游戏外企遭遇中国式办公室政治:传Konami中国大裁员

外资游戏公司在中国大陆水土不服的例子,并不是多稀奇的事情。

前年Zynga中国陷入困境,去年5月Gree中国办公室突然关张,到7月,EA移动部门全面撤出中国。

这一回,事件的主角是科乐美软件(上海)公司,Konami在中国唯一的分公司。

有深喉君向葡萄君爆料,Konami中国分公司正在大幅度裁员,很可能最后只剩下少量几个人留守。

葡萄君在去年独家爆料EA Mobile撤离中国时分析到:

在全球化游戏公司的布局里,大多数中国分公司更像是个廉价技术和美术工厂。对老外来说,中国人没有设计能力,只能做PM,管管项目,分析数据,负责游戏的设计是不要想的。即使可以做策划,也多是拿老题材过来翻新而已。在上面这些情况下,拿掉中国分公司或者部门应该算不上一个艰难的决定。

大多数外资游戏公司的总部没有给中国多少决策权。要么就中国公司做点什么事都要审批,一个合同就要签半年;要么就中国公司决定了做某件事,总部又被别人忽悠,胡乱干涉;要么就干脆由总部派驻几个不懂市场甚至不懂业务的高管来。

这次Konami事件,深喉君透露的情况再次验证了上述说法。

Konami中国之“死”

Konami中国公司,在Konami体系中最开始也就是做做本部的外包,有街机游戏也有主机游戏。后来要到本部的一些IP来自己复刻开发,在中国市场表现也可圈可点,却迎来了“死亡”。

究其原因,除了葡萄君上面阐述的,主要还因为Konami的日本管理层与中国员工对中国市场的理解有很大差异。

深喉君认为,Konami的日本管理层普遍不了解中国市场的打法,特别主观地认为Konami是一个强势品牌,认定“皇帝的女儿不愁嫁”。

中国员工却很清楚,在大陆市场,酒香也怕巷子深,光有好产品是远远不够的。

但是,在中国分公司的产品研发与发行中,日本人非常坚持自己的意见,一般都要中国员工执行他们的想法,除非引发特别强烈的反对,譬如以怠工或离职相抗。

观念有冲突却没有一个良好沟通的突破口,长此以往公司内部互生嫌隙互相猜忌,引发许多奇葩事。尔后人才出走,竞争实力下降,公司效益变差,终于促使总部决定大裁员。

深喉君称,Konami中国走到今天,很大程度上要拜奇葩高层所赐。

祸起萧墙:办公室政治

在Konami中国的历任领导中,有中国人也有日本人。

深喉君说,早年有位中国籍高管,捞外快被发现,开除。后来一位日本籍高管,补贴方面作假被中国下属告发,撤换。

再后来上台一位财务出身的老大,对游戏相关业务懂的甚少。上任前半年倚重产品大拿、平稳过渡。半年后,开始履行他的“管理之道”:鼓动下属明争暗斗,他坐山观虎斗,从而稳定自己的地位。

深喉君举例道,Konami中国当年有个部门,完满完成了挑战难度极高的KPI,但因为团队越过了那位老大直接与日本来往过多,他就暗施手段、分化压制。

好不容易来了个在游戏业有着丰富经验的高管,却由于与日方理念不太合,最终也是被迫出走。他任内主要做了两个大案子,其中之一是与国内第一社交平台合作,日方认为合作案当中己方利益被切割过多,大为不满。

该走的不走,不该走的能人,却走了。

外资游戏公司的宿命?

虽然外企的体制和管理有天生短板,沟通链条过于冗长过于繁复;员工层面,外企偏好外语一流、理论强力的人,许多只会说不会做,竞争力反而不如国内做游戏做的好的草根英豪。

但不能就此断定失败就是外资游戏公司的宿命。

比如DeNA中国,在财务与研发上总部相当放权。《NBA梦之队》获得过良好成绩,目前的势头也还不错;正版海贼王手游即将推出;Mobage平台还被阿里手游选则作为它的类Game Center平台。

内部有无隐情隐忧,只有局中人清楚了。至少,在外界看来,DeNA中国收获了不少登得上台面的成果。

外资游戏公司的高薪,还是可以招到一些顶尖人才,再加上总部的IP与研发等方面的支持,或许也能在中国市场有更大的作为。

最后,还是祝这些外资游戏公司里的人才们好运,希望他们能够适应中国手游市场日益复杂的竞争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