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从触控科技放弃上市到Cocos完成A轮融资:陈昊芝分享八年创业历程

从触控科技放弃上市到Cocos完成A轮融资:陈昊芝分享八年创业历程

上周,游戏开发引擎及工具开发方Cocos(雅基软件)正式宣布与今年8月完成A轮融资,估值1.2亿美元。就在本周,触控科技、雅基软件董事长陈昊芝分享了他关于自身和触控科技8年间的心路历程。他在演讲中,谈及触控科技2014年放弃上市的原因,是为了做一个能够打透市场的支撑技术。

陈昊芝认为,也正是因为他们坚持了不好获利但有价值的模式,走了别人不愿意选择的道路,才形成了他们现在的优势。

以下为陈昊芝的演讲分享内容:

在触控8年的过程中,坚持自己的选择、践行承诺以及使命感。我很庆幸遭受冷眼和嘲笑时我们没有放弃梦想,更庆幸时间给了我们答案。

如今我们会将触控的故事继续讲下去,带着我们对行业的理解,帮助自己也帮助从业者有尊严的度过寒冬,为了心中的美好,不妥协直到变老。

02.jpg

1.关乎选择

我们的梦,都起源于选择与坚持。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不记人脸盲,但我却能记下几乎所有触控运营中的数字。这背后不是偏执,是因为我作为一个成人ADHD患者,带有注意力缺陷。但所有缺点的另一面就是额外的奖励,ADHD困扰我同时也带来了更好的空间感和色彩敏锐度。除了我不会迷路外,我对具有逻辑关系和数字的东西具有强敏感性,比如数据、价格、形状以及商业形态。这些支撑了我对商业的判断,因为商业就是基于对信息的敏感度与对格局的思考。

而在整个成长经历里,唯一能让我全神贯注的就是计算机。我自学了很多计算机知识,这份坚持帮助我在后来的生活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路径。

1996年,我自学Foxpro,帮助当时的电话局营业部门(即今日的中国联通)实现了电算化——用计算机、数据库,替代纸质的核算、存档、输入、输出。这些看起来是今日标配的东西,但当年能自己推动完成哪怕一些小的环节,今天的我依旧很自豪。1998年,我又开发了一套程序系统,配合当时电话局的号线数据,将需要半年完成的装电话过程,缩短在15分钟内就能完成,配线配号并且安装。

也许你觉得我有很好的环境和工作岗位才去做这些事,但实际上我当时是一名营业员,在国企编制就是工人。我自己在争取一切,1998年我成为了北京市电话局5000名员工中最年轻的十佳员工。

和大家分享我的故事,是想告诉大家,人不能被环境改变,而要去改变环境。

我们要把自己能够专注的事情价值最大化,这个过程中,也许会有更好的选择出现,但也许他并不属于你。

触控科技是这样,Cocos 也是这样。因为我们的选择和坚持,Cocos 引擎为全世界开发者提供了小游戏的运营环境。2010年 Cocos 引擎从免费开源起家,2014年 Unity 才开始实行工具免费,广告模式以及做游戏发行明显在参照触控的业务结构。Unreal 也在当时推出了免费、开源的基础版本。今天,在小游戏领域我们又是先发之姿,还为全球平台大厂、中国最核心的手机硬件厂商、超级App等提供技术服务、运营环境、内容供应。

这都是我们自己走出来的路。我们穿越了产业周期、技术周期,因为我们坚持不被环境改变,而是去改变这个环境。我们坚持了不好获利但有价值的模式,做了看起来的“苦生意”,才形成了我们最大的优势。

2.关乎承诺

大家多知道触控科技在2014年放弃上市的故事,也记得我在内部信中写到“惨胜如败,我要大胜”,但背后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放弃上市前夕我和Gary在香港最高的酒店里从晚上8点想到了早上8点。那时受5月份中概股普跌40%影响,触控估值从10-15亿美元,降到了6-8亿美元。且当时恰逢微信游戏入场,仅微信游戏一家,就在270亿的市场规模中拿下了120亿人民币。这意味着全部三方研发、发行厂商的空间受到挤压,我们对于触控游戏业务是否能达到预期产生了疑虑。

我给触控的投资人打了个电话,和对方说我们有一个技术可以打透市场,但是我们还没做到,需要更多的时间,我想要推迟上市。投资人说,他尊重团队的选择。

放弃上市后,触控人数收缩到当时的五分之一,其中有广告公司的拆分、韩国公司的拆分,触控经历了所有能想象到的和想不到的危机。

01.jpg

那是我们最灰头土脸的日子,但是关于梦想我们从来没有选择放弃。同样我们不能放弃对投资人、对行业还有对自己的承诺。

如今我对投资人说的Cocos Runtime整合运营环境及平台已经成为新的游戏业态的支撑技术。我们在2014年提出这个技术,公开了技术白皮书,2015年嵌入了QQ浏览器、今日头条、360手机助手等,而2018年和手机硬核厂商合作推出的快游戏,都是基于 Runtime 技术提供的小游戏运营环境。

当前小游戏重新开始释放大规模用户,可以预见手机厂商、超级App、包括国外的大型平台可以提供更开放的流量来源。在未来的2、3年中,众多没有出路的游戏团队,可以依靠小游戏的广告模式、依靠不断新增的国内外低成本流量,获得生存的空间与尊严。

做好游戏,首先要体面地活着。触控科技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就是在践行自己的承诺,“我们要做的,是一个创新的移动娱乐平台,通过提供一整套解决方案和服务,让全球的开发者能够有效的开发、发布内容,并向我们的用户提供高参与度的移动娱乐体验。我们寻求为业务伙伴和用户创造出巨大的价值。”(2014年触控招股书内容部分)

而在2018年,大家看到了 Cocos 完成了独立融资,区块链项目 Cocos-BCX 已经是中国团队几乎最高估值和融资额的项目、我们在小游戏领域作为基础技术供应方和开发工具供应方基本上已经行业标准。

直到现在我才开始逐渐在内心里谅解我自己,这也是在多年的痛苦、坚持、承受后给自己一个交代。

但我心里依然感觉亏欠,亏欠所有在触控一起打拼过、付出过、辛勤的支撑过的同事。也许荣光未曾一起享受,但大家却和我一起承担了所有的代价。

我真心希望大家明白,没有所有人的付出,触控和Cocos是没有兑现自己承诺机会的。

3.关乎使命

去年有个词很热,叫做小目标一个亿。2005年我28岁时候,我给自己订立了第一个7年计划“做到别人能做到的”,当时这个别人是我的好朋友,他公司上市,身家过亿。那时候我也有千万身家了,所以我觉得不会需要很长时间。但这个目标直到2012年,差一个月满7年时候才完成了,GGV投资触控,触控估值8700万美金,我的身价上亿。当然今天看这都是纸面财富。

2012年我新的目标是在7年内成为一个行业的商业领袖,这个目标在2013年看似实现,2013年触控在手机游戏行业,包括游戏引擎占有率、发行业务收入规模等所有指标均位于第一。但2014年我才意识到这个行业最大的Boss是谁,骄傲同样需要付出代价。

微信图片_20181113153635.jpg

如今是2018年末,我这个梦想看似要落空。幸运的是,2018年上半年起,Cocos-BCX 区块链项目起步即为国内区块链行业头部项目,内包括全球最大的交易所、中国最成功的主链、区块链行业最知名基金以及一些知名传统基金全部投资了 Cocos-BCX。

以 Cocos-BCX 的发展势头,我们很有可能在明年10月份前成为中国甚至全球知名、越是最扎实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和支持区块链游戏的主链。我们在区块链行业继续用努力证明着对行业的理解。我有信心在2019年完成给自己的目标,并且通过我们的努力惠及更多的用户以及从业者。

2005年,我给自己订立小目标同时,给自己的要求是做的有意义的事,通过自己的能力帮助更多的人。这也是我坚持做 Cocos 这么久的原因,在2012年至 Cocos 合并到触控,触控科技共为 Cocos 引擎投入了 3-4 亿人民币,公司高潮低谷,未曾间断。

没有在Cocos上持续投入,我们也不会有今日在行业中的成绩与在区块链项目中的基础,今天的成绩,源自于我们一直在做有意义的事情。

明年下半年开始是我下一个7年目标,我希望自己48岁的时候,不需要再经营企业,而是能去做一些更有价值的事情。但在此之前,我已经在思考新的7年到底要做到什么状态才能和自己的价值观相符,才能真的实现一个企业、一个行业支撑、推动者的价值——我要去改变一个群体、改变一代用户的工作、生活、娱乐方式。

这个群体是90后的内容制作群体,他们在未来 5-10 年会有数千万的规模,每个人或是每个小团体都可能拥有独特的价值、忠实的粉丝。

这一代用户是00后,他们是真正的数字世代,从小接触数字教育、数字娱乐,进行数字消遣,他们是真正的数字世代。也许你们想不到,Google 创始人布林和CEO的儿子都是以太坊的矿工。这个群体未来的工作生活也会是数字化的,他们不需要在类似公司的组织中,而是随时通过视频乃至VR、MR分布式工作,他们的回报、资产都会是数字化的。

在这些趋势形成过程中,触控会作为推动者,保证这些改变如期发生。所以在未来的5-10年内,我们会持续在3D、VR、Streaming技术以及区块链技术上的投入。我们期待着以更高的效率改变世界、改变人们的生活,这就是我们的使命。

使命感是原始驱动力之一,没有使命感,哪怕只是求一个比别人过得好,都很难实现。使命感是能带来内心平和与满足的东西。

最后,我由衷的想和大家说,过去我们已经经历过坎坷,未来我们依旧会面对无数未知的困境。

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在一起

为了心中的美好,不妥协直到变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