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快报

金庸诉江南同人小说侵权 同人作品存争议|一周说法

金庸诉江南同人小说侵权  同人作品存争议|一周说法

《一周说法》栏目由游戏葡萄与诺诚律师联合主办,栏目将对每周游戏行业的法律资讯进行汇总点评,并提供每周法律TIPS,为读者提供最及时、最专业的游戏圈法律资讯。

知识产权侵权案例  法院判决股东与公司承担连带侵权责任

在樱花卫厨(中国)股份有限公司诉苏州樱花公司、苏州樱花公司中山分公司、中山樱花集成厨卫公司、中山樱花卫厨公司、屠荣灵、余良成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案号:(2015)苏知民终字第00179号判决书)中,江苏高院认定屠荣灵与余良成(小编注:两者为侵权公司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在明知樱花卫厨公司“樱花”系列注册商标及商誉的情况下,通过控制苏州樱花公司、苏州樱花公司中山分公司、中山樱花集成厨卫公司、中山樱花卫厨公司实施侵权行为,其个人对全案侵权行为起到了重要作用,构成共同侵权,应对上述公司所实施的涉案侵权行为所产生的损害结果承担连带责任。 

诺诚评论:

众所周知,股东有限责任是公司制度的重要特征。股东有限责任,虽然一方面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发展,但一方面也成为个人利用公司制度规避风险的“灵丹妙药”。在游戏领域,也存在着部分以侵权为业的公司,其主要业务或全部业务都是以侵害他人知识产权为基础,此时对实际控制这些公司的股东而言,是否能完全规避个人的法律风险?

上文的案例虽然不是游戏领域的案件,但从法院的判决文书中可以感知法院对于此类以侵权为业案例的态度,江苏高院认为股东在明知侵权情况下,控制公司实施侵权行为,个人在全案中起到重要作用构成共同侵权,判决股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虽然个案案情不同导致判决结果不同,但该案例对于那些以侵权为主业的游戏人士是一个警醒,不要奢望完全规避个人的法律风险,通过侵权赚钱不是长久之计,更好的创新、更好的游戏才是立足之本。

巨人网络并购标的或涉博彩游戏 存在监管风险

日前,世纪游轮发布重组草案,其收购标的Alpha的核心资产为国际知名休闲社交类网络游戏公司Playtika。但值得关注的是,Playtika的主营业务是社交游戏,其中最主要的是虚拟博彩游戏。对此,上海证券报报道:有市场人士认为,在当前并购重组监管环境之下,此类标的较为敏感。但同时,也有部分专业研究人士提出,标的资产的游戏业务类型不会成为重组审核重点,相比之下,整体估值水平、标的资产质量更值得关注。

诺诚评论:

博彩游戏、赌博游戏一直是处于游戏圈的灰色地带。虽然政府明令禁止赌博游戏,公安机关也会不定期开展针对赌博游戏的执法运动,但仍旧屡禁不止。一方面是部分赌博游戏在法律上很难认定,赌博游戏的主要特征是允许反向交易,即游戏币、积分是否可以反向兑换现金、财物。如今许多“赌博游戏”在形式上都是禁止反向交易的,而是通过币商进入游戏完成反向兑换,因此在游戏表面形式上来看,许多游戏很难认定为赌博游戏。

另一方面,赌博游戏的违法成本较低。根据《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罪的量刑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该量刑对动辄上百万甚至上亿元的涉案金额巨大的网络赌博案,已起不到应有的打击力度,无法体现罪刑相适应原则。

从上市公司的监管角度,当前整体的并购重组审查属于收紧状态,在这个背景下,涉及博彩游戏资产的收购或将存在一定监管风险,相关政策风险较大,诺诚团队也将跟踪该收购交易的后续流程。

亚拓士申请禁令在韩被驳  恺英网络500亿韩元再度购买传奇IP

日前,传奇版权纠纷再起变化。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判决驳回了亚拓士禁止娱美德单方处分传奇版权的禁令申请。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认为,“共同著作权人在未与其他共同著作权人协商一致的情况下使用著作权的,仅属于违反了共同著作权人之间关于该共同著作权的使用方法的行为,所以不应认定该行为侵害了共同著作权人的权利”,由此驳回亚拓士禁止娱美德单方处分传奇版权的禁令申请。而在近日,恺英方面通过全资子公司浙江欢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再次与娱美德达成授权许可协议。

诺诚评论:

娱美德和亚拓士争议的焦点,在于娱美德作为传奇的共有著作权人,是否具有单独对外许可授权的权利。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与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在诉前禁令阶段的法律观点是不同的。不过由于外国法院的判决和裁定,必须经过中国法院的认定才能在中国具有效力。这就意味着,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最终判决前,娱美德和恺英之间签订的授权许可合同仍旧应当遵守上海知产法院下达的禁令。对于恺英方面通过子公司来绕开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下达的合同履行禁令的问题,不排除亚拓士会再次通过诉讼方式来要求诉讼禁令,也不排除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会再次要求凯英积极履行诉前禁令。

金庸诉江南同人小说侵权  同人作品存争议

2016年10月10日,金庸以网络文学作品《此间的少年》著作权侵权为由,将作者杨治(即网文作家江南)及出版社告上法庭。金庸要求被告停止复制、发行小说《此间的少年》,并向其公开赔礼道歉,共同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500万元。近日江南发布公开声明,承认自己在小说《此间的少年》中使用了金庸小说中的人物名称和关系,并为此向金庸致歉。他同时暂停相关项目的开发,通过司法程序解决此事。

诺诚评论:

该案件在网上引发广泛热议,议题主要围绕同人作品是否侵犯著作权。诺诚律师较为认同华东政法大学王迁教授的观点,同人作品是否侵权应当从同人作品引用的内容属于思想还是表达、引用的内容是否达到实质性相似、同人作品是否属于续作还是新作等角度来综合判断。在《此间的少年》案例中,《此间的少年》主要利用原著的姓名和人物关系,很难达到实质性相似的标准,因此很难判定为著作权侵权。但该案起诉时的案由中包括不正当竞争,而不仅仅是著作权侵权,因此需要结合案情判断被告是否存在攀附商誉、搭便车等不正当竞争行为。

在游戏领域,抄袭金庸先生作品的游戏也有很多,法院也有相关判决。比如完美世界诉上海野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案件,法院最终认定被告野火公司开发的游戏《六大门派》侵犯《笑傲江湖》的改编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

因此,同人作品存在法律风险,创作者应当明晰风险,合法创作。

关于诺诚游戏法:

诺诚游戏法团队致力于提供游戏行业的专业法律服务产品,为游戏研发商、发行商、渠道商、投资者、媒体、外包团队、电竞选手主播等游戏行业参与者提供专业的游戏领域法律服务。诺诚游戏法现已为多家游戏行业参与者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在游戏领域积累了丰富的法律实务经验。